国家统计局:2017年GDP的核实下调不是为了抬高2018年的增速

国家统计局:2017年GDP的核实下调不是为了抬高2018年的增速
国家统计局:2017年GDP的核实下调不是为了抬高2018年的增速

1552534789767101.png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3月14日上午10时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新闻发言人毛盛勇介绍2019年1-2月份国民经济运行情况,并答记者问。相关内容如下:

中国新闻社记者:

请问毛司长,我们注意到今年年初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17年GDP的最终核实数,下调了6000多亿。有声音认为,下调这个数据是为了把2018年的GDP增长率保持在6.6%,请问您怎么看?

毛盛勇:

今年年初我们发布了2017年最终核实的GDP数据,最终核实结果对2017年的经济总量下调了6000多亿,同时对2017年的经济增长速度下调了0.1个百分点,从6.9%下调到6.8%。怎么看这个事情,我用这个机会给大家作下介绍。

第一,对GDP数据进行核实修正,是制度要求也是符合国际惯例的。按照中国的核算制度,GDP的核算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初步核算,第二阶段是最终核实。初步核算一般是季后20天内进行。GDP是反映一个国家和地区所有的常住单位在一年之内或者一定时期内新创造出来全部产品和劳务的市场价值的总和,中国近14亿人口超过1亿户的市场主体,基础数据需求量很大,所以季后20天内把初步的GDP数据核算出来,我们有一套高效的调查和统计管理体系,有比较敬业的统计人员队伍。初步核算的时候,一方面是统计部门的数据,还有部门数据和行政记录数据,这些数据并不是非常完善,有些数据可能还要根据我们专业人员的经验进行一定程度的推算,这样是初步核算得到的数据。第二年年末,要根据各专业统计年报的数据、各个部门的财务数据和比较完善的行政记录数据,进行最终核实。这样能够修正初步核算数据,使它更加准确、更加全面地反映经济的真实情况。

对GDP的数据进行核实国外都是这样做的,西方主要发达国家初步核算一般是在季后的一个半月到两个月,比我们晚一个多月。它们修正的次数比我们多,美国一般是4次,加拿大是3次。只要发现了新的数据来源,有了新的信息,就对历史数据进行修正。还有一种情况,比如我们的统计方法制度和分类标准发生了大的变化,或者是我们进行了重大的国情国力调查之后,也会对历史GDP数据进行修正,这也是国际通行做法。

第二,对2017年GDP的最终核实确实不影响2018年初步核算的6.6%的增速。刚才已经讲了怎么开展最终核实2017年的GDP,就是根据各个方面更全面的数据来核,可能会上调也可能会下修。从最近连续三年情况看,2016年和2017年两年往下调,2015年是往上修的,上调和下修完全取决于我们所获得的更加完整、全面和可靠的基础资料的情况。事实上,在核算工作方法中,上一年最终核实的数据不会影响下一年初步算经济增长速度,所以它本身没有必然关系。

至于你刚才提到6.6%的增长速度是不是可靠,可以从几个角度来看,一个国家GDP核算的质量高低最主要取决于两个方面,一个是基础数据的质量,一个是核算方法的科学性。这和我们生产一样,要看原材料怎么样,加工过程技术是不是高、过程质量监控是不是好。我们国家GDP核算的方法是比较先进的,也是和国际接轨的。12日宁局长在部长通道时候给大家专门讲了中国GDP核算的制度和方法是科学的,和西方发达国家方法上、理念上完全一致。同时,我国基础数据质量和前些年相比有明显改进。这些年我们充分结合新技术,改进了统计调查方法。这些年来,推进“四上”企业进行联网直报,企业直接把数据报给国家统计局,减少了中间环节的干扰,这样的企业100多万户,尽管数量不多,但在整个经济中的份额和权重是比较大的,很多领域和指标占到80%,抓住了这些也就等于抓住了整体。还有大量的“四下”企业怎么办呢?国家统计局统一设计抽样调查方案,国家统计局直属调查队独立调查、独立上报数据。有些社会公众认为统计数据是企业报给乡镇、乡镇报给县、县报给市,市报给省,省再报给国家,这是很早以前的统计方式,这些年来大大改变了。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这些年按照中央的要求,国家统计局不断提高统计数据质量,加大了统计执法检查力度,一定程度上使源头数据质量得到了比较好的保证。所以,现在基础数据质量有明显改善,核算方法也比较先进和国际可比,统计数据质量是可靠的。

这些年来发展理念在转变,我们迈向高质量发展,不是一味追求GDP的增长速度,只要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速度高一点、低一点,大家都可以接受,也没有必要人为抬高GDP的增长速度。2018年6.6%的增速,还可以从实物量的指标进行观察,2018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长8.5%,这也是2010年以来最高的;铁路货运量增长9.1%,所以大体是匹配的。与经济增长比较密切的是就业数据,经济学上的“奥肯定律”表明,经济增长和就业之间是高度相关的。我们这些年做过一些测算,最近几年经济增长的就业弹性基本在180-200万之间,也就是说经济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可以增加非农就业180-200万人。最近几年城镇新增就业都在1300万人以上,没有6.5%、6.6%的增长速度是很难实现这样的新增就业目标任务的,所以这也是比较匹配的。我们还做了一些研究,发现季度的调查失业率和季度的经济增长情况也是比较协调的。

综合这些情况,用两句话概括,第一句话,2017年GDP数据的最终核实不是为了抬高2018年6.6%的增速。第二句话,6.6%的增长速度是可靠的,也是经得起检验的。客观来说,GDP核算方法仍有一些地方需要进一步改进,比如居民自有住房的核算还要进一步完善,支出法GDP的核算还要进一步完善。


责编:赵宽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0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