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平耿山口村民变居民,拿着“三金”过上好日子!

东平耿山口村民变居民,拿着“三金”过上好日子!

除夕夜,东平耿山口社区家家户户飘起了年夜饭的香,欢声笑语伴着屋外次第窜上天的火树银花。

这烟花如同老百姓一般开心,照亮东平湖畔。社区里的居民何曾想到,世代生活在黄河水患来袭恐惧中的他们,竟搬出滩区住进新家,过上了安稳日子。

浪头卷走庄稼和牲畜

老一辈回想过去仍害怕

新年到来前,齐鲁晚报泰安融媒在东平耿山口社区22号楼见到了84岁的耿进栋老人一家。这是一户四世同堂家庭,儿子耿庆君今年59岁,孙子耿魁、孙女耿晓丽都30多岁,膝下还有4个重孙子辈的娃娃,光着脚丫正在家奔跑嬉笑。中央空调温度正好,屋门外贴上了大红春联,屋里则忙着规整年货,一家人热热闹闹过个年。

△在新家里,耿进栋拿着老照片给重孙们讲过去的事。

耿进栋正喝着茶水看电视,老人很享受现在,但也未敢忘了过去,“解放前家里穷啊,我们兄弟4个,耕地少,天又旱,没粮食,从小没少出去要饭。”黄河发水,又给这饥荒加了些悲情。耿进栋前半辈子搬了5次家,黄河发水,房子倒了,搬家,黄河又发水,房子又倒了,再搬。从山脚往山顶挪,房台越垒越高,但心里的恐惧丝毫未减,“害怕啊,真害怕,眼看着房子一家接一家倒了,四五米高的浪头翻着往前冲,裹着庄稼、牲畜就冲走了。”

△航拍耿山口的老房子。

三年攒钱,三年筑台,三年盖房,三年还账。耿山口村与黄河相伴了600多年,滩区人大多一辈子就干三件事:种地、抗洪、盖房,不断重复着“抗洪—重建—抗洪”的悲情轮回。据史料记载,自建国以来,这里遭遇大小洪水40余次。

△曾经耿山口的老房子,都筑有高高的房台。

“开口子了,快跑!”1975年的洪水让耿庆君记忆犹新,“在家坐着正好好的,忽然水就来了,就听见外边嗷嗷喊,人都发了疯一样往山上跑,洪水个把月都退不下去。”为了逃避水患,很多家庭都把房子搬到了吃水比吃油都难的山上,没有上山的路,物资全靠肩挑手抗,冬天大雪把路封死,房梁上的冰溜子就是村民的饮水来源。“黄河上游一下雨,我们这里就遭殃,每天提心吊胆的日子,真是过够了。”

80后未再见过洪水肆虐

赶上“好时候”搬进新楼

好在到了耿晓丽这一代,已经没再见过黄河水肆虐的模样,“听我爸说,1982年黄河还发过一次水,但是我那时候小,没什么印象,从那之后黄河就很少再发水了,大家也逐渐从山顶搬了下来。”2009年,黄河小浪底工程建成,集减淤、防洪、防凌、供水灌溉、发电等为一体,是治理开发黄河的关键性工程,这让耿山口的水患减轻不少。

△挖掘机轰鸣着,对村里的土地进行复垦。

今年77岁的范宜后老人也拥有着四世同堂的幸福家庭,孙子范东玉今年30岁,更是对黄河水患毫无记忆。“小时候住平房,只记得真冷啊,冬天屋里烧着煤球炉也不管用,屋里屋外一个温度。晚上倒杯水忘了喝,第二天一早就冻成了冰疙瘩。”后来范东玉毕业工作、结婚生子,对老房子的环境更是不满意,“房子就在马路边上,真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环境差不说,也不安全,孩子一出门玩,大人总是提心吊胆的。”

谁也没想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从天而降”,落在了耿山口村。2015年5月,耿山口村被纳入黄河滩区居民迁建试点工程,签订搬迁协议书那天,刚过了零点,就有村民在村委门口排队,全村783户一天内全部签完,两年时间31栋楼房拔地而起。2017年10月15日,对于东平县银山镇耿山口村来说足以记入史册——783户2331人,举村搬迁。鞭炮响彻天空,贴着大红喜字的车队奔向耿山口社区的新家,车上载的是村民的行李,更是希望。

△耿山口社区全貌。

耿进栋的重孙子耿孝铭今年11岁,对于孩子来说,还并不懂得搬家的意义,但是他知道,搬家是“以前的房子破还透风、现在家里暖和了,以前和爸妈挤一个屋、现在自己睡一间屋,以前不好玩、现在可以到广场上打篮球、滑旱冰”的喜悦。

拆掉老房子复垦成耕地

村民变居民“上楼”过新年

夕阳下的耿山口社区年味十足。社区大门十分现代化,为了迎接新年,挂上了超长春联,点亮了大红灯笼,进门是敞亮的停车场和气派的社区服务中心。

△新春来临,耿山口社区门口挂上了大红灯笼。

除夕晚上,社区广场上演了一场精彩的“烟花秀”,绚丽烟花绽放夜空,一派喜庆。砖红色洋房里,家家户户欢声笑语,耿进栋一家炒了一大桌子菜,吃着年夜饭看春晚,“这年除了热闹,更多了一份精气神。”

△除夕夜,耿进栋一家围坐一起吃年夜饭看春晚。

盖房子盖怕了的耿山口人对房子质量严格把关,房屋能抗超过8级地震。“周边房价都两三千元一平米,耿山口社区给滩区村民只按1600元一平米,并附赠简装修。

这个小区也是全镇第一个用天然气、第一个多层有电梯、第一个用中央空调的,就是要给百姓建个百年安居房,不再搬家了。”原银山镇人大主席、耿山口社区项目总指挥刘景海说。

村民搬入新房的费用按照各户旧村房屋价值,加上各户应得到的国家试点项目社区建设补助资金和村集体奖励资金进行置换,价值不相等时多退少补。一般情况,村民只需补两三万元差价,甚至不需加钱,就能住进新家。

△在新社区,耿进平和村民们拉家常。

在距新村安置点约4公里的地方,就是村民们的老宅。村民搬离了黄河滩区,那老村何去何从?跟随工作人员来到老村旧址,曾经房台高筑灰头土脸的老房子全部没了踪迹,小山包也开平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希望的田野”。拆除房屋、复垦耕地,把旧村土地充分利用起来,如今这里早已种满庄稼,全村耕地面积达到3000亩。

安居,更要乐业

搬得出,更要能致富

“安居只是第一步,乐业才是最终目标。”耿山口村党支部书记耿进平说。搬迁只是第一步,摆在耿山口面前更大的难题是,要让村民搬得出、稳得住、能发展、共致富。

△除夕夜,社区广场燃起绚丽烟花。

社区的建成存在,创造了一部分就业岗位,范东玉就是其中一位。高中毕业后进企业做电工的他,在社区建设时被抽调来帮忙,这一帮就再也没想离开,最近刚被选为村委副主任,“离家近,工作环境好,谁还往外跑啊?”然而在耿山口,仍有300多男女劳动力急需就业上岗。

△居民聚在一起,看烟花,迎接新年。

为了社区与产业共建、“挪穷窝”与“创新业”并举,耿山口想了很多办法。耿进平介绍,原村庄土地复垦后,村里拿出1000亩土地进行流转,盘活搬迁村民承包地、山林地、宅基地等土地资源,由公司、合作社或种养大户统一流转经营,发展高效农业。“从村民变成了居民,群众生活得到很大改变,上班拿薪金、土地拿租金、分红拿股金,做新时代的‘三金’农民。”

据了解,耿山口还引入了军用鞋靴代加工产业,3000平米的加工厂房已经竣工,设备已经采购进场,人员也已完成培训,春节后投产运营,投产后可安置300多劳动力就业。

△除夕夜,社区广场燃起绚丽烟花。

同时,计划投资4000余万元,将镇产业园区内的原村办温佳建材厂改造成大型服装厂,可安置解决600多劳动力就业。“现在,农业蔬菜大棚、高标准养殖区、大型服装加工厂等正在规划和建设,养老中心和幼儿园即将动工,我们要让村民安居乐业,收入不断提高,生活更加美好。”耿进平说。

10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2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