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通缉|闫永明曾经3次称要"回国认罪",结果反悔2次

红色通缉|闫永明曾经3次称要"回国认罪",结果反悔2次
编者按: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提升到国家政治和外交层面,纳入反腐败工作总体部署,为开展国际追逃追赃工作作出了方向性的引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联合摄制五集电视专题片《红色通缉》,展示了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取得的显著成效,1月10日晚,央视综合频道播出了第一集《引领》。


解说词:闫永明,“百名红通人员”第5号,吉林通化金马药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涉嫌侵占公司资金约1.8亿元人民币。2001年11月,闫永明化名“刘阳”潜逃,先是前往澳大利亚,随后以虚假身份取得新西兰国籍。拥有了合法身份让闫永明感觉很安全,他在新西兰继续经商,生活堪称高调。

【字幕:新西兰 奥克兰】

解说词:有“帆船之都”美誉的奥克兰,经济发达、环境怡人,连续多年被评为世界上最宜居的城市之一。闫永明多年就在这座城市过着优裕的生活,是当地的富豪。

常宁(公安部经侦局工作人员):(展示新西兰报纸报道)一个拥有多重身份名字的人。就是说百万富翁闫永明(刘阳、闫永明、比尔刘)他用了很多的名字。这是他在奥克兰皇后大道的公寓楼,他在公寓楼的顶层,一层都是他的。

解说词:2005年中国就与新西兰开展司法合作,提供了闫永明是以虚假身份入籍新西兰的证据,请求进行非法移民遣返,但诉讼持续到2012年,当地法院判决闫永明的新西兰身份有效,这意味着遣返这条路被堵死,追逃遭遇挫折。

常宁:这个照片,他从奥克兰高等法庭出来的时候,跟我们说他打官司没有输的时候,都是赢。

解说词:当时春风得意的闫永明不会想到,不久的将来,中新反腐败合作将开启全新的阶段。2013年10月,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期间,习近平总书记与时任新西兰总理约翰·基会谈,约翰·基表示新方愿与中方开展反腐败追逃追赃合作。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访问新西兰期间,双方就中新执法合作达成重要共识。2015年两国领导人在国际场合会见,也再次谈及反腐败工作。

解说词:闫永明案正是两国合作的重点案件之一。遣返的路走不通,中方转换思路,提供证据证明闫永明带到新西兰的钱是违法所得,推动新西兰以洗钱罪起诉闫永明,为此新西兰警方多次应邀来到中国实地调查取证。

卡瑞格·汉密尔顿(新西兰警察署调查官):新西兰需要从中方得到与指控有关的证据。所以我们真的去了中国,去了吉林通化。闫永明案的调查活动规模非常庞大,时间跨度很大,涉及为数众多的财务材料、财务记录和文件等,和我们打交道的中方人员都具有娴熟的业务素养和专业能力,工作态度客观公正,和他们共事是一次愉快的经历。

解说词:中方扎实的证据得到了认可,2014年,新西兰警方向法院申请,向闫永明发出了全球资产冻结令。这意味着闫永明全球所有资产都不能再动用。

常宁:4300多万新元,冻结之后,他的生活来源,就是新警方每个月给他一部分生活费。那这对于一个做生意的人来讲,等于就寸步难行。

解说词:生意停摆,只能靠有限生活费度日,这让习惯了富豪生活的闫永明感到相当难受。而“百名红通”的公布也让他的真实身份、犯罪历史都公开曝光,置于舆论和公众的审视之下。

周雷(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国际合作局工作人员):新西兰媒体也关注到了,所以媒体也深挖闫永明背后的事,一下曝光了很多以往的种种劣迹,包括在天空塔一掷千金的豪赌,让他不仅在华人圈,在西方人的圈子里都是压力空前加大。

周暐(奥克兰总领馆副总领事):曾经他在82分钟当中,输掉了将近500万新元,这件事情在当时也是成为各大媒体的一个热点新闻。

解说词:如果一个人的资产被曝光是违法所得,还高调地挥霍享受,不论在哪个国家,都必然遭到反感和排斥。2015年,新西兰方面正式起诉闫永明涉嫌洗钱罪,一旦法院判决罪名成立,他的资产将被全部没收。到这时候,闫永明实在坐不住了。他一方面向新西兰警方表示希望庭外和解,一方面通过新西兰警方告知中方想要面谈。2016年5月,中方派出工作组前往新西兰,双方第一次面对面,闫永明提出可以认罪退赃,但不能回国。

常宁:他说我把钱拿回去,你要撤销我的红通。我们很坚定,很坚决地跟他说,只有回去才是唯一的出路。

【字幕:奥克兰康迪斯酒店】

解说词:闫永明虽然还想讨价还价,但他其实也意识到,想逃避罪责已经不可能。2016年里,追逃工作组共三次应闫永明请求前往新西兰,每次都和他密集地进行多场对话。追逃工作组立场是闫永明必须签订承诺书,认罪退赃并回国接受审判,闫永明态度则一再反复。

常宁:经常是头一天坐在这里面谈得很好,说得很好,回去睡一觉,第二天全部推翻了。这个时候我们就明确跟他讲,不想再跟你周旋了。

解说词:追逃工作组给了闫永明最后期限,一旦过了期限终止对话,他将失去自首从宽的机会。而在闫永明和追逃工作组对话期间,新方指控他洗钱罪一案也多次审理,法庭上出示的详实证据,让闫永明意识到再强大的律师团队也无能为力了。在这种情况下,他终于下了决定。

常宁: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我们一直在跟他谈。后来他回去了,结果到了晚上9点多钟他又来到我们的驻地找我们,我们就在驻地的大厅里面,这个时候我认为是他心理斗争最激烈的时候。

周雷:他很焦灼,满头大汗,在康迪斯酒店那个大厅里面,从大堂这边跑出去那边跑进来,跑了好长时间,我觉得可能都有俩小时,就是很紧张。他走来走去由他走,我们等他作出决定,该谈的都谈了。

解说词:在酒店大堂里,这种特殊的对峙一直持续到凌晨两点,闫永明忽然停止了焦躁的走动,表示他决定在认罪承诺书上签名。

常宁:我记得很清楚的一个动作,他好像长出了一口气说,我签吧这个字。

周雷:最后一刻他出具承诺书以后他心里也释然了,也不像原来那么焦灼了,就静静地等着了,真的。

解说词:由于闫永明已经获得新西兰国籍,新西兰的案件也还在审理中,他回中国自首有一系列法律障碍,但中新双方基于高度信任的合作愿望,经过协商,制定了两国法律框架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2016年11月,潜逃海外15年的闫永明终于回国自首,在中国土地上接受法律审判。审判之后按照中新双方商定程序,中方将闫永明再次送回新西兰,继续接受新西兰法律审判。

迈克·布什(新西兰警察总监):随着双方合作的深入,双方找到了越来越多的途径来促进不同司法框架间的合作。新西兰坚决不会成为腐败分子的避风港,不论他们来自哪个国家。我们要确保能够辨识、逮捕、审判这些人,并将他们窃取的财产物归原主。

解说词:新西兰法庭最终判决闫永明洗钱罪成立,他的资产被全部没收,并缴纳巨额罚金,折合人民币总共两个多亿,其中1.3亿赃款被返还中国。加上此前通过不同方式缴纳的违法所得和罚金,中国共计追回赃款人民币2.82亿元。

周雷:我们创造了很多新的模式,包括人赃俱获,罪罚兼备,包括对闫永明赃款和罚金的分享模式,包括闫永明在中新两国都接受审判接受处罚。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就把中新双方合作侦办闫永明案件作为一个最佳实践提供给国际组织,由他们向成员单位进行介绍。

解说词:腐败是各国政府面临的共同挑战,中国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理念和实践,为全球反腐败治理贡献着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中国也在各种国际和地区会议上主动设置反腐败议题,推动相关国际规则的完善,推动国际反腐败新秩序的建立。

刘建超(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 时任中央纪委国际合作局局长):要构建国际反腐败新秩序,我觉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提法。那么建立这样的一个新秩序,实际上是对现有的秩序的一种完善,是一个更加公平,是各国反腐败的诉求都能够得到关注的,并且各个国家反腐败工作都能得到国际社会配合和协助的这样的一种机制,或者这样一种秩序。

【字幕:2014年11月 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二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

解说词:2014年,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通过了《北京反腐败宣言》,其中体现了中国的有关主张,对于推动亚太地区反腐败合作朝追逃追赃等务实合作方向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字幕:2016年9月 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

解说词:2016年,二十国集团杭州峰会通过的《反腐败追逃追赃高级原则》是又一个重要成果,其中开创性地写入了“零容忍、零漏洞、零障碍”理念,它将为未来二十国之间开展反腐败合作提供更多支撑,将从中受益的不仅是中国。

解说词:中国反腐败国际合作的倡议得到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响应,国际反腐败合作不断向纵深发展。2017年5月,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达成加强反腐败领域合作等多项共识;2017年11月,第20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发表《中国―东盟关于全面加强有效反腐败合作联合声明》;2018年7月,金砖国家领导人就加强反腐败国际合作达成重要共识并写入《金砖国家领导人约翰内斯堡宣言》。

解说词:反腐败国际合作多边机制成果丰硕,与多个重点国家的双边合作也不断深化,有的成为双边关系的亮点,有力配合了国家整体外交。元首外交为国际追逃追赃奠定了政治基础,引领反腐败国际合作深入开展,也为追逃追赃重点个案突破创造了条件。

(央视新闻)

0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1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