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岱下随笔】发生在肿瘤外科真实的小故事

【岱下随笔】发生在肿瘤外科真实的小故事

1997年的夏天,我和七名同学被分配到一家区直医院实习,刚刚走出卫校的大门,青春年少的我们,怀着对生命的敬畏和救死扶伤的满腔热忱,踏入了工作岗位。

我们实习的第一个科室,是大外科,其中也包括肿瘤外科,当时医院和北京的一个肿瘤专家有合作项目,专门治疗癌症的,叫做轰击疗法,很多外地的患者慕名而来,想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刘同喆,就是其中的一个。

他是辽宁人,刚刚26岁,长的高高的,皮肤很白,确切的说是有点苍白,浓眉大眼,特别爱笑,瘦瘦的,两边脸颊都凹进去了,和他瘦削的身材很不相称的是他圆滚滚的肚子,鼓鼓的,像怀孕六个月的妇女。确切的说,那是晚期癌性腹水。

他得的是黑色素瘤,一种恶性程度很高的肿瘤。

每次去给他输液,他都会说,不用怕,拿我练就行,一针不行就两针;打完他都会悄悄夸一句,比老师打的都好,一点都不疼。然后就和我们聊他上学时候的趣事,每次临走都会央求我们,“下了班没事来陪我聊天吧,住了这么久,好无聊,等我好了就去爬泰山,我还没爬过泰山呢!”然后抬起头,满脸期待看着我问:“你说,我还能好吗?”

当然能好,你这么年轻,抵抗力这么强,只要配合治疗,肯定会好起来。

然后他就很开心的笑!他真的很爱笑,即使是放腹水的时候。长长的针扎在肚子上,淡黄色的液体从管子里流出来,流满两个大玻璃瓶,扎上腹带,我问他,“疼吗?”他说:“不疼,放了好舒服,放完我是不是就快好了?”“是的,很快就会好起来!”我笑着对他说。他也笑着看着我!

直到后来,单位派来一名同事照顾他,带着厂里给的五千救助金,一个长得很精神的小伙子。没想到第二天,他就携款外逃了!九七年的五千元,相当于一名普通职工整整一年的工资。刘同喆知道后,特别的伤心,一直说,那是我的救命钱啊,他怎么能偷我的救命钱呢!

那些天他的情绪一直很低落,他的发小小五子听说后,特地从辽宁辞了工作来照顾他,小五子特别幽默,爱唱歌,会讲很多笑话,每天都逗的病房里的人哈哈大笑,日子重新变得阳光起来。

小五子就这样每天陪他输液做治疗,吃饭散步讲笑话,虽然刘同喆还是很爱笑,但是他的身体明显一天比一天虚弱了。一天晚饭后,我看到小五子一个人很落寞的站在病房外的楼道里吸着烟,我走过去,说,“嗨!想什么呢?”他看了看我,继续看着远方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叫小五子吗,我出生那年,父亲刚好被下放到五七干校劳动改造,就给我取名叫小五子了,小时候我家里生活很困难,刘同喆经常照顾我,他是我最好的哥们,我们一起上学、一起打架,从小玩到大,他要走了,我就没有朋友了!”说着,他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把烟头扔到地下,用脚使劲一踩说:“瞧我跟你说这干嘛,走吧,去玩牌吧!”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的过去,中间有几个住了很长时间的患者也相继去世了。一个月后,教授跟医院的合作到期了,留下了治疗方案,撤走了。

刘同喆也要放弃了,临走前,他和我们说,我不想死,我还有没女朋友呢!他笑着,我们哭了。再后来,听说回家半年后,刘同喆永远离开了人世,带着很多遗憾,带着对生活无限的眷恋。

还好,那时候年轻的我们,没有亲眼看见他离开的样子。就当,他还在他的家乡,快乐的生活着。

作者简介

龚远青,泰安市中医医院骨一科副护士长。

就当,他还在他的家乡

快乐的生活着

然而……

如果你的心中,也有思念的人

想说的话

那么,写下你的故事

写下生活中的感触

分享你的酸甜苦辣

【岱下随笔】栏目开辟啦!

邀请各行各业、各年龄段的你,

随时给我们投稿。

可以写诗,可以作画,

少则三五百,多则万千字,

可以是零碎的人生感悟,

也可以是酣畅淋漓的长文大作,

与大家一起分享!

投稿邮箱

1922177589@qq.com

来稿请附简要作者介绍

10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2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