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人疑住院时感染艾滋病 医院被判担责

七旬老人疑住院时感染艾滋病 医院被判担责

  黄三角早报10月10日讯(记者 王超 通讯员 胡星红 刘楠) 近日,东营区法院审结一起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韩某曾因病多次住院,后韩某经检测被确定患上艾滋病,韩某死亡后,其直系亲属吴某等将医院起诉至法院,认为韩某虽患有其他疾病,但由于被告医院给韩某输入不合格血液造成其感染艾滋病毒,使韩某的免疫力抵抗力大大降低,且给原告带来极大的精神压力及经济损失。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医院赔偿各项损失20余万元。经审理,最终法院酌情判定由被告医院承担30%的赔偿责任。

  患者韩某于2014年至2017年因肝硬化、门脉高压、食管胃底静脉曲张破裂出血等疾病在被告医院处多次治疗,医院于2015年5月31日至6月3日及2015年11月29日多次为韩某输入血液制品。2015年5月31日,韩某经被告化验检测HIV抗体阴性,2016年5月19日韩某经检测HIV抗体阳性,经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确定,韩某患上艾滋病,韩某于2017年1月17日死亡。

  原告吴某、韩某青、韩某义系韩某的直系亲属,认为韩某虽患有其他疾病,但由于被告医院给韩某输入不合格血液造成其感染艾滋病毒,使韩某的免疫力抵抗力大大降低,且给原告带来极大的精神压力及经济损失。故原告吴某、韩某青、韩某义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医院赔偿死亡赔偿金、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丧葬费等共计203069.38元,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被告认为,医院的诊疗行为符合诊疗规范,无过错过失之处,且为患者韩某输入的血液制品均为东营市中心血站提供的合格产品,未对韩某造成伤害,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东营区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医疗常识,艾滋病的传播途径有血液传播、性接触传播、母婴传播。韩某系于2016年5月初次检测出感染艾滋病毒,此前在被告医院诊疗期间曾多次输注A型红细胞。因韩某已年满70周岁且身患疾病,其配偶及子女均无艾滋病患者,可以排除性接触传播和母婴传播。

  在对被告的输血治疗行为与韩某感染艾滋病毒是否存在因果关系鉴定未果的情况下,尽管被告医院提供了东营市中心血站供血者标本检验信息以证明所供血液为合格产品,但由于艾滋病毒存在窗口期问题,结合韩某的诊疗过程及发病时间,仍不能排除韩某因输血治疗而感染艾滋病毒的损害后果的可能性,故本院认为在被告医院不能提供证据证明韩某感染艾滋病毒系由其他原因所致的情况下由原告独自承担损害后果是不公平的,被告医院应适当承担医疗损害侵权责任。考虑到韩某自身罹患多种疾病,死亡时未作尸检,不能确定艾滋病系其致死直接原因,对原告请求被告医院承担50%的赔偿责任的主张,酌情判定由被告医院承担30%的赔偿责任。

 





0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1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