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大选第一轮投票今日举行,极右翼候选人博尔索纳罗支持率领先

巴西大选第一轮投票今日举行,极右翼候选人博尔索纳罗支持率领先

10月5日,在巴西里约热内卢,极右翼总统候选人博尔索纳罗的支持者挥舞旗帜。 |新华社

巴西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定于7日举行。当地时间4日晚,随着巴西总统选举首轮投票前的最后一次电视辩论结束,大选正式进入最后冲刺阶段。根据巴西民调机构发布的数据,目前民调中占据首位的仍是支持率飙升至39%的极右翼候选人博尔索纳罗,卢拉的继承者、劳工党候选人阿达则以25%的支持率位居第二。有分析人士认为,如在投票前再无意外事件发生,博尔索纳罗和阿达将双双进入第二轮角逐,巴西大选将成为一场旗帜鲜明的“左右之争”。

极右候选人“套路”不断

以“巴西特朗普”自居的博尔索纳罗可谓从选战启动之初就各种“套路”不断。作为小党派代表,博尔索纳罗缺少必要的资金和政治资源作为竞选后盾,于是便效仿特朗普“推特治国”的做法,以家庭成员组建宣传团队,以网络作为主要宣传手段,凭借成本最低却最便捷有效的方式深入选民。

不得不说,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博尔索纳罗的战术取得了异乎寻常的效果,特别是其最初毫不掩饰的极端形象,在网络传播中大大激发了民众的猎奇心理。军政府拥护者、极端反左分子、歧视女性、侮辱同性恋等一系列标签使他在一众候选人中格外惹人眼球。特别是在宣传活动中“遇刺”后,他的宣传团队可谓极尽作秀之能事:一方面竭力打造自身受害者形象,博得民众同情和社会话语权,将此前关于极端分子的种种指责反扣给其他候选人,另一方面加大网络宣传力度,借口“医嘱”几次回避弱项电视辩论——在其他候选人通过电视直播、在选民面前争得面红耳赤时,博尔索纳罗只需躺在家里挂着手机直播、时不时发几条推特就行了。

与此同时,博尔索纳罗又将对政策主张的宣传融汇于极端形象中,大举迎合中上阶层民众的需求。他提出严厉打击腐败、以强硬手段改善社会治安,主张维持劳工改革成果并继续施行经济和税务改革。而就目前的主要选民群体来看,他的最主要支持者正如其所料,收罗了年轻网民、工商界人士、传统党派势力中的改革派,以及对改善治安诉求强烈的女性群体。

博尔索纳罗在10月3日的直播中说,“我们需要在第一轮投票中解决这个问题,没有必要拖到第二轮。现在离我们在第一轮投票中获胜只差一点点了。”根据巴西法律,如果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没有候选人得票过半,得票最多的两人将在第二轮投票中决出胜负。但根据博尔索纳罗目前的支持率上升势头来看,这种打破巴西选举历史的情况已非天方夜谭。不过若博尔索纳罗果真在首轮选举中获得过半数选票一次性获胜,更大程度上并不是得益于他选举策略和政策主张深得民心,而是源自于民众对其最大对手劳工党的抵制。

左派劳工党面临公众挑战

作为卢拉意志的继承者,阿达已经在最短时间内获取了劳工党近20%的“铁票”,一举夺得25%的支持率,然而想要借此力量与博尔索纳罗一搏还远远不够。毕竟除博尔索纳罗的支持者外,阿达还要面对席卷巴西全国的反劳工党浪潮。

从投票意愿上来说,巴西今年的大选形势也称得上是“现象级”。大量选民在民意调查中表示“没有自己想要支持的人”,更多的选民则选择了“抵制性投票”,即为了不让某人当选而故意选择其他人。而在最新的民调中,劳工党已然成为引发抵制性投票最多的党派。

不得不说,历时数年的贪腐案最终以处置卢拉收场,对劳工党的社会形象造成了巨大损伤,而在此后劳工党为解救卢拉发起的持续不断的社会运动,也进一步招致了中产阶级和精英阶层的反感,从而将劳工党的社会阶层基础彻底割裂,从侧面为博尔索纳罗原本过于激进的反左立场提供了合理性。

实际上,从个人主张上来讲,阿达属于“劳工党新派代表”,他不推崇激进的左右政党对立和过于“民粹主义”的社会政策,巴西评论家普遍认为,如果阿达能够当选,他有能力引领劳工党走向改革与和解的道路。然而,在卢拉强大影响力的笼罩和周边传统派人士的限制之下,阿达始终难以同激进左翼划清界限。不过即便在劳工党内部已达成共识,若阿达能顺利跻身第二轮,劳工党必须尝试真正推举阿达,以更易为大众接受的形象出现,与中间派甚至中右派达成和解,才有可能妥善化解“反劳工党”趋势,争取更加广泛的选民基础。

0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0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