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寻欢|写稿的记者不是都抽烟吗,不抽烟也能写东西?

李寻欢|写稿的记者不是都抽烟吗,不抽烟也能写东西?

早早预订了英格兰与比利时一战的球票之后,便着手计划前往比赛所在地、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的行程。我订票的时候,由莫斯科前往加里宁格勒的机票相当紧张,无奈之下,只能考虑火车出行——这趟火车单程需要20个小时之久,中间还要穿过白俄罗斯、立陶宛两个国家,需要单独申请“申根签证”——麻烦是麻烦,但只能一项一项解决了。

俄罗斯时间6月27日下午,由莫斯科“白俄罗斯火车站”坐上了“N29次”列车,“兵发”加里宁格勒。途经白俄罗斯和立陶宛的时候,火车在站台上停靠的时间比较长,当地海关工作人员直接上车查验证件,相对来说,与俄罗斯关系一直紧密的白俄罗斯比较宽泛,工作人员面带笑容,一会儿就检查完毕;对俄罗斯心存警惕的立陶宛则很是认真,护照、FANID、签证页,看得特别仔细。由于准备充分,完全是按照要求来的,“过关”自然没有问题,但这两次检查都是早上四五点钟,加上这里的天亮得特别早,一旦醒了,没有眼罩自然就很难再睡了。

拿出电脑、浏览新闻、结合此前采访的信息理清思路、准备写稿,这是前线记者日常生活的“规定动作”。见到这一幕的同一车厢里的一对俄罗斯老夫妇,对此很感兴趣,在知道我来自中国之后,他们告诉我,曾经带着自己的孩子去过北京、大连、满洲里等地,对中国印象很好。而在我询问他们来自哪里时,他们发出的语音近似“白卡”的汉字读音,难道是巴库?他们却连连否认。双方都急出了一头汗水之后,老太太反应得比较快,她掏出一支笔,在空白的纸张上写下了“Baikal”的字样,这下我明白了,贝加尔湖嘛,就是“苏武牧羊”的“北海”,不过这事,估计我跟他们也说不明白。

一旦“对上了暗号,接上了头”,这对早睡早起的老夫妇就来了兴头,“除了足球还喜欢什么”“这次世界杯都看了几场比赛了”“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你更喜欢哪里”,连比划带手势的,问题一个接一个。逮着点空,我就用电脑打字“开工”了,那位目测体重绝对超过300斤的老先生看了一下,又来了新问题,“你不抽烟吗?写稿的记者不是都抽烟吗?不抽烟,你也能写东西?”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特派记者 李志刚 6月28日发自俄罗斯)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1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6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