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这俩兄弟自从爱上投资,就无法好好拍电影了

华谊这俩兄弟自从爱上投资,就无法好好拍电影了

华谊兄弟也摊上事了?6月12日凌晨,华谊兄弟董事长王忠军发布对股东的公开信,回应“偷税漏税”、“质押股票套现”等质疑。自从崔永元和范冰冰“开撕”,作为《手机2》出品方的华谊兄弟不可避免受到冲击。本来就跌跌不休的股价又跌了不少。统计显示,公司的股价已经从2015年32元的最高价跌至目前6.8元,跌幅几乎达80%。华谊兄弟,这个曾经的影视业“一哥”,如今成色到底几何?

近九成股权质押,两兄弟到底多缺钱

引发王忠军董事长怒发公开信的,是6月11日公司发布的一条股权质押公告。众多自媒体对此的反应是满屏的“王忠军王忠磊大部分股票质押,要套现离场”,并且冠以“突然质押全部股权”的字样。

王忠军在公开信中对“突然质押”的说法显然不认同,解释两兄弟的股权质押都有周期性可循。

确实如此,两兄弟股份每次的解押都伴随着新的质押。股权质押已经成为公司补充资金的一个常用方式。股份质押,说白了就是抵押股票贷款,肯定是要交利息的,如果股价跌破了平仓线,股票会被证券公司收回。只有资金链非常紧张的企业,才会持续不断质押自己的股份。

忠军忠磊两兄弟到底质押了多少股份呢?从6月6日的公告中可以很明确算出。 

可见,王忠军总共持有612229855股,其中550879999股处于质押状态,占比89.9%;王忠磊总共持有171681986股,其中142799999股处于质押状态,占比83.1%。作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如此高的股权质押比例,一旦股价持续下跌,最终跌破平仓线,股权就有旁落的风险。

不光通过质押股份借钱,华谊兄弟还通过短融券和超短融券借钱。(短融券、超短融券借债期限在一年或一年以内)。比如,4月10日刚刚发行了一个7亿元的短期融资券,而去年发行的金额9亿元的短期融资券3天后(4月13日)就要兑付。在2月份,兑付了一期5亿元的超短期融资券后,紧接着又发了一个总额为3亿的。这个融资节奏和忠军忠磊两兄弟质押股份的节奏非常像。

在电影界,华谊兄弟也是响当当的品牌,为何如此缺钱?这还要从这两兄弟爱上了投资说起。 

拍电影多累,还是投资来钱快 

2010年6月,王中军找到掌趣科技的姚文彬商谈投资掌趣事宜,那时掌趣科技刚刚经历过股权动荡,但双方一拍即合,华谊兄弟通过收购股权及增资的方式,向掌趣科技投资1.485亿元,成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2%。

此后掌趣科技不断收购游戏公司,还引入了风险投资,资金实力越来越雄厚,并于2012年成功在创业板上市。上市后,华谊兄弟持有掌趣科技15.73%的股权,于2013年5月13日解禁股份。

从此之后,掌趣科技这个“提款机”的作用发挥的淋漓尽致。每当华谊兄弟业务遭遇瓶颈的时候,就卖点掌趣的股票。统计显示,从解禁当日起,华谊兄弟共抛售掌趣科技股票之22次,共计套现25.37亿元。

掌趣科技这一单,华谊兄弟7年时间净赚了23.88亿元。这来钱速度,比拍电影爽的不知多少倍!

在掌趣科技上尝到了巨大的甜头,华谊兄弟2013年再次斥资6.72亿收购银汉科技50.88%的股权。2017年6月份,临近年中报告发布,以6.47亿元对价将银汉科技25.88%的股份转让给腾讯的关联公司——林芝家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及自然人冷美华。从账面上看,华谊对银汉的投资估值几乎翻倍,而这场交易也基本锁定了之前的投资成本。

2015年11月19日,华谊兄弟又斥资19亿元成为“国民老公”王思聪等投资的英雄互娱第二大股东,持股占比20%。截止2016年4月22日,英雄互娱市值已由华谊兄弟收购时的95亿暴增至221亿元,位居新三板公司市值第四位。

对游戏领域的投资让华谊兄弟感受到了资本的魔力。从2016年起,华谊兄弟的主业从三个增加到四个,“产业投资、股权投资”正式列入主营业务之中。

电影界“一哥”,票房不断失守

尝到了资本市场的巨大诱惑,王中军2014年起就在公开场合表示,单一电影业务无法支撑企业未来的发展,华谊兄弟“去电影化”策略势在必行。王中军也感受到,在电影工业体系不成熟的中国,一个单纯拍电影的公司风险很大。可能也是这个原因,华谊兄弟的主营业务达四个之多,被迫走上了“多元化”的道路。但华谊兄弟也无法摆脱“多元陷阱”的魔咒,其赖以起家的影视业务节节败退。

2014年,“票房神话制造者”——华谊兄弟第一次让出了票房冠军的桂冠,光线传媒以31亿元票房成为国产片年度票房冠军,而王忠军口中“不拍电影就不是华谊兄弟,但只拍电影也不是华谊兄弟”的华谊兄弟,电影票房收入出现断崖式下滑,票房收入由2013年约30亿下降至2014年约20亿,排在光线传媒、博纳影业、乐视影业、万达影业之后。

2016年,与万达交恶、排片受制,电影小年,再加上转型阵痛、重组失败,华谊兄弟经历了四面楚歌的一年。2017年,中国电影市场有复苏迹象,华谊兄弟总算可以喘口气。

华谊兄弟在投资上的表现虽然可圈可点,但并未得到二级市场的认同。截至6月13日,光线传媒的市值超过300亿人民币,而华谊兄弟仅仅为192亿,昔日的电影界“一哥”已经被远远甩在后面。 

上图是华谊兄弟自2013年以来的净资产收益率变动。净资产收益率是衡量企业为股东赚钱的能力的核心指标。从2014年起,华谊兄弟的净资产收益率就开始大幅下滑,为股东赚钱的能力明显不如以前。

此时,华谊兄弟也感到有必要让自己赖以起家的电影业重振雄风。王中军俩兄弟此时又会放什么大招呢?

“市梦率”能否绑定一众明星和导演

拍电影核心资产在于内容,在明星和导演。华谊兄弟的举动也震惊了资本市场:以10.8亿元的估值收购了一家成立仅仅一天的空壳公司。

2015年10月22日,华谊兄弟发布公告称,拟以人民币7.56亿元收购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70%的股权。其股权结构为:睿德星际(天津)文化信息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目标公司15%的股权,明星股东包括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郑恺、杜淳、陈赫共持有目标公司85%的股权。

一个月之后,2015年11月19日,又以人民币10.5亿元收购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的股东冯小刚和陆国强合计持有的目标公司70%的股权。

对成立仅一天的公司进行估值是一大难题,但既然要收购,要绑定演员和明星资源,办法总是有的。根据华谊兄弟的公告,公司“依据明星股东承诺的目标公司2015年度经审计税后净利润的12倍(为人民币10.8亿元)为公司的估值。以此估值为计算基础,公司受让东阳浩瀚明星股东合计持有的目标公司70%的股权的对价为人民币7.56亿元。”

可以发现,收购大幅溢价的估值基础在于“明星股东的承诺”,作为估值的市盈率”在不知不觉间被替换成了“市梦率”。而东阳美拉,这家净资产值为-5,500元的公司,定价的依据还是股东承诺业绩。

收购空壳公司的巨大溢价在资产负债表上记录为“商誉”,商誉是永久性的资产,一旦达不到业绩承诺,或过了承诺期不再持续经营,这笔生意的亏损迟早要记录为减值。这也成为悬在华谊兄弟头上的一把利剑。 

2016年,华谊兄弟的扣非净利润首次出现了亏损。对此,王忠磊称,“我觉得去年的利润下滑给我们的企业领导者一个说法,就是企业可以喘气的,人也有病的时候,华谊未来在2018、2019有很好的机会。”

对电影公司来说,优秀的内容才是立足的根本,没有影视娱乐业的强势,相关链条上的投资就成为无源之水,所谓的投资板块也只能沦为投机。经历了“崔永元怒怼”、股份大额质押等事件后,华谊兄弟的多元化如何避免演变为“多元恶化”,已是迫在眉睫。

(文/齐鲁壹点 自来)

(壹点号 蛙眼数据)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2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7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