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毕业季·青未了|毕业却不能升学

最美毕业季·青未了|毕业却不能升学

笔者:张庆余

我的为学之途十分不幸——正赶上“十年动乱”第一年。那是1966年之夏,我们六三级的四个该考高中的毕业班,毕业时突然得到消息:今年不考高中了,推荐,一个毕业班推荐6名家庭出身最好、社会关系没任何“黑点”的学生上高中。这就意味着,一个班四十六七名学生,约有八分之七被剥夺了升学考试权。我属于被剥夺者之一。

当时和我同班又同村的张卫平,虽出身贫农,但由于名额的限制,也没有被推荐上,哭哭啼啼。临离校的头一天傍晚,他买了一瓶白酒和半斤花生米,把我和另一名同样命运的徐振廉同学叫到一块儿,在校园西北角的一棵樱桃树旁,“打地摊”饮起酒来。

我们边饮酒边谈,内容不外乎家里供我们上学是多么不易、家长盼我们成才是多么心切、捞不着升学会不会遭到家乡人的白眼、我们回家后能干什么等等话题。因心情所致,酒虽不多亦醉人,一瓶白酒,我们才喝了一半,就感到头晕脑涨。我和徐振廉都提议不再喝了,可张卫平坚决主张“一醉方休”,非把这瓶酒喝完不可。结果,张卫平醉得躺在了地上,我和徐振廉多少还有点儿清醒,我们俩便把张卫平扶起来,送到宿舍。第二天,我们背起铺盖,毕业离校,踏上了回乡之路。

回乡后,我们都抱着不甘沉沦的心态,根据自己的特长,谋划着未来。

第二年,张卫平光荣地参了军,不久被提拔为班长。

徐振廉在家边劳动边搞文学创作,不久被县文化馆发现,抽调过去专门从事文学创作。不几年,又被调到省级文艺刊物《故事大观》编辑部(编辑部设在济宁市),先后担任该刊的编辑、副主编、主编。

我在务农期间也是边劳动边写广播稿(多为新闻报道),1975年被抽调到公社机关,先后担任报道组长、文化站长。2003年县里创办县报,我被聘为报社编辑兼记者。随着知识的长进和视野的开阔,我写作的路子也更加拓宽,不光写新闻报道之类的稿件,也越来越多地写些散文、言论、曲艺等,并不断见诸报刊。

许多不了解我的成长历史的人,以为我能在报刊上不断地发表作品,得具有大学生的水平,殊不知我只是个地地道道的初中毕业生。我经常这样想:如果当年不取消升学考试,我或许能考上高中、将来能考上大学,但不一定能使我成为“写手”;现在的我之所以能舞文弄墨,尽管水平不多么高,但也使我甚感欣慰了。闲暇时翻看自己发表的厚厚的作品,我把这当作未能升学的“歪打正着”。命运虽然能作弄人,但坚信“条条大路通罗马”者,也定会以独辟蹊径来改变命运另有所成的。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1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2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