郓城掀起一股文明婚嫁的春潮,年轻人向高额彩礼说不

郓城掀起一股文明婚嫁的春潮,年轻人向高额彩礼说不

“我们自愿结为夫妻,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共同肩负起婚姻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义务……”4月11日上午,在郓城县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一场简洁的结婚仪式引人注目。据悉,在郓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这种节俭的婚礼仪式,而不是大操大办。其实,婚事新办只是郓城县移风易俗工作成效的一个缩影,红娘牵线、婚礼从简、向高额彩礼说不……如今的郓城正掀起一股文明婚嫁的春潮。

婚事简办 新人嫁娶“零彩礼”

“我们自愿结为夫妻,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共同肩负起婚姻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义务……”4月11日上午,郓城县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为新郎曲伟鹏和新娘仝丽娟举办了一场简洁而庄严的结婚仪式。

今年27岁的新娘仝丽娟是郓城县玉皇庙镇北郑村村民,28岁新郎曲伟鹏的老家则在黑龙江省的一个小县城。两人都是中专毕业后到北京做起“北漂”,一个从事美容工作,一个从事销售工作,6年前两人经朋友介绍认识,一起在北京打拼多年,感情深厚的二人决定今年走进婚姻殿堂。

“在这里简单办完结婚仪式,到家里就不再办什么仪式了。”仝丽娟告诉记者,她和对象两个人商议后,决定婚事简办。同时,仝丽娟还耐心说服父母,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不要男方一分彩礼钱。“只要两个人一起努力,将来什么都会有的,要啥彩礼。”仝丽娟如是说。

无独有偶,家住郓城县经济开发区王沙湾社区的张久洁不向婆家要一分钱彩礼,在十里八乡传为佳话。“幸福的婚姻不是用钱买来的,要靠自己的双手去创造。”张久洁将在今年“五一”完婚,而春节前,她和对象汪现顺订婚时,没向男方家里要一分钱的彩礼。

这倒不是张久洁家里有钱,她家的日子过得也很艰难,父亲去世早,母亲邱翠芳是残疾人,还患有乳腺癌。不过,对于女儿不要彩礼,开明的邱翠芳非常支持:“虽然俺家贫困,但自家困难,更能体会到别人的难处。只要他俩好好过日子,比啥都好。”

这样的事例在郓城还有不少。潘渡镇李杭村的李蕊蕊传承孝老爱亲、勤俭持家的优良家风,把要彩礼视为违背家风的不文明行为;陈坡乡侯潭村的侯玉景既没有向男方要彩礼,也没要婚房新车;唐庙镇郑庄村的唐建芹不但没要一分钱彩礼,还十分孝敬公婆,受到邻里称赞。

日前,郓城县举行了首届“抵制高额彩礼 弘扬时代新风”先进典型表彰大会,7对受到表彰的小夫妻高兴地把价值6000元的“移风易俗”奖励车开回了家。“通过对先进典型的表彰和奖励,带动起婚嫁新风,扭转人们‘一切向钱看’的观念,刹住‘高彩礼’这股‘歪风’。”郓城县文明办主任仲玉文说。

义务红娘 媒礼没了彩礼也降了

为什么会出现高额彩礼?仲玉文分析说,除了农村男女比例失调,“一切向钱看”的相互攀比,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就是有一些职业媒人有意哄抬行情,推波助澜。  

为此,郓城县建立健全了“一乡一协会、一村(社区)一红娘”的服务网络。一乡一协会,就是每个乡镇街区都成立婚介协会、由民政部门负责人任会长,村干部、婚介人员、村妇女主任任会员;一村一红娘,是由每个村的妇女专职主任兼任“义务红娘”。

“俺村有个小伙,在外地打工,把照片发咱微信群里,看看有合适的姑娘不?”11日下午,在郓城县潘渡镇“义务红娘”协会办公室,该镇宣传委员吕巧玲正将全镇“义务红娘”们召集到一起,交流工作经验,互通本村适婚青年信息。

潘渡镇刁林村的刘秀雨就是义务红娘之一。“通过我的介绍,已经结婚的小夫妻都有3对啦,还有1对今年4月底就结婚。”刘秀雨颇有成就感地跟记者说,她不仅没有要一分媒礼,连一顿饭也没吃人家的。

吕巧玲介绍说,为了消除彩礼攀比现象,规范婚介职业市场,潘渡镇创新工作方法,成立了义务红娘协会,今年年初聘请辖区内60位素质高、作风硬的妇女主任为义务红娘,并颁发聘书和义务红娘工作证。

“我们还建立了义务红娘微信群,红娘们可以及时将本村适婚男女青年的信息发在群里,以便为他们寻找合适的对象。”吕巧玲说,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促成男女青年喜结良缘,这样既为当事人省去了媒礼,又通过义务红娘耐心细致地工作,减轻了群众的彩礼负担。

潘渡镇的做法,取得了明显成效。仲玉文告诉记者,正是借鉴潘渡镇的创新做法,郓城县建立健全了“一乡一协会、一村(社区)一红娘”的服务网络,“义务红娘让群众省去了媒礼,还宣传了移风易俗工作,如今婚事简办在郓城成为新风尚。”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郓城选择采用新型颁证仪式即婚事简办的新人已达3250余对,节省资金1690余万元。

新风营造 红白理事会功不可没

抑制农村婚礼大操大办,郓城县各个村里的红白理事会起了大作用。

“婚车不超过6辆、喜宴不超过10桌、每桌不超过16个菜、烟15元以下、酒20元以下……”张营镇小屯村红白理事会委员李堪领告诉记者,村里成立红白理事会后,村内的红白事都必须在红白理事会“挂号”才能进行,理事会有专人负责,他们和最有威望的乡贤、老干部、红娘共同协助村民办理红白事,倡导红事新办,白事简办,小事不办。

“在俺村,红白理事会不仅遏制了村民大操大办的攀比之风,还成立了敬老爱老基金。”李堪领说,2017年元月份,村“两委”和小屯村红白理事会向全体村民发起募集“移风易俗、孝老爱亲”爱心基金的倡议,得到了村民热烈响应,不到三天就收到爱心捐款2.415万元。而今年春节更是募集到了4.85万元善款。

“爱心基金既用于慰问村里65岁以上的老人,也将用于奖励喜事新办、丧事简办、抵制高额彩礼的典型。”李堪领说,这一做法也得到了周边村庄的热烈响应,张营镇的殷垓、黄垓、闫庄等村纷纷学习效仿。

仲玉文介绍说,目前,郓城县1041个行政村(社区)均由群众推选建立健全了红白理事会,按照村规民约和红白理事会章程,订立了《红白事村规民约》并上墙公布,制定了社区模式、喜事新办模式等板块。

如今,随着郓城县革陈推新,乡村文明新风正春风化雨,化作当地人民群众的自觉遵循。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崔如坤)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0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0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