昱见|福利国家法兰西怎么了?这都是国父戴高乐的锅

昱见|福利国家法兰西怎么了?这都是国父戴高乐的锅

最近一段时间,一场大罢工席卷了法国。为了抗议政府引入外国铁路企业、抢夺了自己的“铁饭碗”,法国“国铁”工会宣布今后3个月将组织20多个罢工日;其他工种也迅速加入这场“罢工狂欢”,从大学校园到超市再到机场候机楼,整个法国陷入停摆,甚至有人戏称这场罢工为“法国之春”。

巧合的是,今年刚好是法国1968年“五月风暴”爆发50周年,如果说50年前法国的那场大动乱逼迫着法国向福利国家迈进,那么50年后的今天,法国这场危机无疑昭示着“法式福利国家”已经走到了尽头。在短短半个世纪中,究竟发生了什么,让这个曾以自身制度为傲的国家沦落至此呢?

“不知反对谁”的罢工

“自员工罢工以来,法铁公司损失金额或高达1亿欧元。”当地时间4月9日,法国国营铁路公司总裁佩皮在接受电视采访时愁眉不展地说。这位法国国企老总没敢直说的是,由于铁路工人罢工造成的法国全国交通网瘫痪,整体损失已经数十倍于这个金额。

此次大罢工的起因,是马克龙政府一项并不激烈的改革——为了扭转法国国铁背负巨额债务且持续亏损的局面,马克龙政府计划在铁路行业引入竞争机制,改变国铁的企业性质,即从原先那种特殊公共企业转变为普通的国有有限责任企业,新入职的国铁职工不再享受“终身饭碗”,也不再享有比其他行业更早退休的特权。

虽然为减少改革阻力,马克龙政府特意强调已经在职的国铁职工将不受该改革方案影响,待遇不变,但法国铁路工人们还是为国家砸了他们的“镶金铁饭碗”而感到愤怒。4月3日,法国多个工会及上千名铁路职工齐聚巴黎巴士底广场,在这个诞育法国大革命的“革命圣地”正式宣告全国性大罢工开始。一位代表宣读了他们的“斗争”方式:从即日起三个月内,参加罢工的工人将每周罢工两天——这意味着罢工者们将实现“干三休四”,而罢工被扣的工资也将得到工会的补偿。

事实上,在铁路工人罢工之前,法国的公务员群体已经为政府冻结其部分福利的改革而发动了罢工,享受政府补贴的教师、护士、医生随后跟进。甚至连尚未参加工作的在校大学生也参与到了罢工潮当中——马克龙原本颇受学生支持,但今年初,政府批准了一项严查本科生录取程序的方案,允许公立大学拒绝某些申请者,对左翼学生来说,这项小改革也越过了红线。

“在今天的法国,似乎任何一个群体都能找到愤怒的理由,但大多数人并不知道究竟该反对什么。”CNN如是评论说。

巧合的是,再过不到一个月,法国将迎来“五月风暴”五十周年的纪念日。1968年5月,一场由工人和学生掀起的罢工、罢课潮席卷了法国,这场风潮直接终结了总统戴高乐的政治生命。

有所不同的是,1968年“五月风暴”的最终结果,是法国政府为了安抚民众,开始加快推动福利国家的建设。两相比较之下,如今的大罢工似乎宣告了这场跨度五十年的“福利国家”运动的失败——因为当今的法国人,福利虽然有了,却愤怒依旧。

那么,法兰西为何如此愤怒?

戴高乐时代的冒险

很多学者在总结法国如今面临的困局时,总会提到传奇总统戴高乐在半个世纪前的那次冒险——1962年,在他的推动下,法国成为由公民直接选举实权总统的国家。

你可能会感到奇怪,公民一人一票选总统,这在西方国家不是很常见吗?其实,西方国家的总统虽然都是民选出来的,但真正如法国般一人一票直选的很少。大多数西方国家要不然如德国,总统只是虚职,实权由议会选出的总理掌握;要不然如美国,有一个“选举人团”的中间环节。1962年以前的法国也是如此,总统并不由公民普选产生,而是通过议会、省议会、海外省议会成员、市议会代表组成的大选举团选举产生。然而,时任总统戴高乐为了得到法国民众的直接赋权,砍掉了这个中间环节,形成了延续至今的总统直选制。

作为法国的再造者,戴高乐百密一疏。

戴高乐的本意无疑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加强总统权威,以便加快法国改革的进程,但令他失算的是,由于失去了中间环节,法国大选成了一场候选人与选民之间的直接交易,中间没有任何地区、社群组织作为平衡和缓冲,为了讨好永远占选民中最大多数的底层大众,法国政坛各个党派不得不竞相标榜福利政治,一旦其上台后的福利政策不能让民众满足,总统也就成了挨骂的靶子。

戴高乐本人就是第一个中招者。1965年,享有崇高个人威望的他以高票在新选举制下连任。但到了1968年,由于法国经济增速放缓,大学生失业率增加,指责“戴高乐辜负了法国”的“五月风暴”爆发,戴高乐本人也于次年黯然下台。

在戴高乐之后,法国的左右翼开始了一场给选民发福利的疯狂竞赛:以带薪休假为例,“五月风暴”之前,法国的带薪假期为每年3周,1969年右翼的蓬皮杜继任,为安抚民众,宣布增加为每年4周。1982年左翼的密特朗为回报选民,再次增加为每年5周,随后则增加到每年高达50天。与此同时,法国民众所享受的福利种类在数十年里迅速超过400种。1982年1月,法国议会通过每周39小时工作制,到了1997年5月,法国议会又通过了每周35小时工作制的法案,并为企业设定了极其严苛的解雇条件。

可以说,在“五月风暴”后的半个世纪里,法国福利制度已经不是在增长,而是在爆炸,而这场爆炸的原动力,正是戴高乐当年的改革。

迟早要来的“法国之春”

但福利不是凭空掉下来的,高福利的背后,是法国不堪重负的财政。

1974年,法国的政府支出为32%,2016年,这一支出已经占到GDP的56%,远高于OECD(经合组织)国家平均的43%。在这种情况下,法国政府被迫大规模举债,以维持福利,此举使得该国2011年赤字竟占GDP的5.2%,超过欧盟规定的3%。目前,法国糟糕的财政状况已经使得该国的福利政策难以维系。

过度的福利不但让法国的劳工成本世界最高,也让法国的企业经营者们举步维艰,降低了国家的竞争力,更让法国怪象频出,连懒汉们都能够过上不亚于辛勤工作者的生活。

2006年,法国44岁男子提尔里·F出版了一本奇书《我,职业求职者提尔里·F》,在书中,这位“超级懒虫”洋洋自得地自述如何在过去24年中没工作过一天,却靠着政府的福利救济一直过着富足的生活,并详细描述了各种利用规则领到更多福利的“懒虫秘诀”。

该书出版后,在法国引发了极大震动,很多民众也认识到长此下去不是办法,呼吁政府改革。但呼吁归呼吁,真正推行起来却难于上青天。

高福利没有给法国带来稳定

2006年,法国总理德维尔潘推出了减轻企业和财政负担、削减劳工福利的《首次雇佣法》,引来了席卷整个法国的大规模暴动,结果德维尔潘从公认的总统接班人沦为选战失败者。2016年3月,左翼的奥朗德政府在财政危机和经济困境面前,违背了此前不削减福利的诺言,颁布了降低劳工福利的新《劳动法》,这引发了大规模暴动和骚乱,奥朗德的支持率直接暴跌到4%,成为全法国最惹人厌的男人。

显然,如今的马克龙只是在步他们的后尘。这位中左翼总统上台前一方面许诺维持福利,另一方面又誓言整顿财政、让法国成为欧洲的“领导者”——其实任谁都能看出,这种自相矛盾的方案必然会破产。

法国人支持马克龙的自相矛盾政策,是因为他们自己也是矛盾:既明知长此以往不是办法,又不愿意削减到手的福利

法国如今的福利制度,与其选举制度是互相锁死的,除非两者共同改进,否则任何单打一的方案都将流于破产。2016年法国《世界报》一份名为《法国人,民主制度与其替代途径》的调查中,已经有77%的法国人认为民主制度运作“愈来愈糟”,32%的法国人认为“其他政治制度可能与民主制度一样好”。显然,人心正在思变。照此趋势发展下去,一场“法国之春”似乎迟早要发生,不在这个春天,也会在不久后的某个春天。

民主和福利,历来都是人们梦寐以求的好东西,但将这两者推向极致的法兰西,眼下的局面却不美好。法兰西的这个春天,带给世界的思考将是深远的。

下载齐鲁壹点APP 关注壹点号昱见,为您解读更多有趣有料的故事新知。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王昱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20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