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说|时尚是最大新动能,把东方智慧注入世界时尚圈

辉说|时尚是最大新动能,把东方智慧注入世界时尚圈

    山东如意,如果要给这家企业贴上互联网标签的话,恐怕一定会有这么几个关键词:科技纺织、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海外并购、时尚产业集团。当然,还有一个,中国老板。

    经过46年的求索,对于如意而言,“新”与“旧”的概念,这种理念一定比常人更加深刻。从传统的纺织服装行业转型到智能制造全产业链的布局,从国际化视野的初醒到成为Bally、SMCP等国际知名时尚品牌的“中国老板”,而他们的终极梦想,是要打造“中国的LVMH”。时尚就是最大的新动能,用如意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邱亚夫的话说,有关中国纺织服装的时尚品牌故事,如意还要讲很久很久……

 


冲顶世界时尚“皇冠之巅”

 

    不止是纺纱织布、裁制西装,如意现在有更多事儿要去干,例如,把东方智慧注入世界的“时尚圈儿”。

    这决不是天方夜谭,在2017年全球奢侈品排行榜中,如意的身影已跻身至第16位。而三年前,这份榜单中还看不到中国企业的身影。也是在去年,如意投资正式更名为山东如意国际时尚产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这标志着如意已全面跨入科技纺织和时尚品牌发展的全新路径。

    乘坐飞机往返于中国与世界的各个国家,与不同肤色、操着不同语言的各国时尚大咖进行沟通,对旗下时尚奢侈品牌进行管理……这已成为如意一部分员工的工作常态。国际化的企业氛围,使得他们眼中的世界真正变成了一个“地球村”。

    今天回顾,如意高层通过超前的决策和行动,整合全球时尚品牌资源,通过全球资源的配置、资本运作,如意旗下已经有一系列在全球时尚界响当当的奢侈品牌,逐步构建起今天的如意时尚版图。

    法国有一个SMCP集团,旗下拥有Sandro、Maje和Claudie Pierlot等轻奢品牌,被110个国家新锐时尚人所追随;英国有一个知名的品牌,是与Burberry齐名的英国风衣品牌Aquascutum(雅格狮丹),被很多英国的政要商界人士所青睐;瑞士奢侈品品牌Bally拥有160多年历史;英国有一条300年历史的萨维尔街,位于1号的英国皇家服装定制商Gieves & Hawkes,现在还在为英国皇室所服务……“而这些国际知名时尚品牌的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中国老板,就是如意。”邱亚夫说。


   “时尚是流行,是对今天事物的一种革命,是未来,这就要求时尚企业极具前瞻性,未来的发展趋势要创造出来,创造出来的东西要被全球大多数消费者所追逐。”邱亚夫坦言。

    邱亚夫说,在山东,古人2500年前就有了‘鲁缟’、齐纨”的创造,未来,如意计划打造一系列自有服装品牌,将这些传统的文化基因与全球时尚符号相结合,最快可能会在未来两年推出首个服装品牌。“中国名字叫做‘如意’,英文名字叫做‘royal ruyi’。”

     对于邱亚夫来说,如意旗下品牌遍布全球的设计师,就是如意时尚版图中最大的资源和财富。他告诉记者,如意未来要打造自己的服装品牌,不仅是一个,而是一系列。

    “如意集团将努力让山东与‘美丽和时尚’挂钩,中国未来的时尚之都很可能出现在山东。”邱亚夫说,如意掌控着全球诸多的时尚品牌,从而通过资本市场发力全球时尚界、影响全球时尚界。“当在巴黎、米兰或者伦敦举行的一场场时尚秀,背后站着一位中国老板,这一定是件很有趣的事儿。”

 

 基于国际化视野的“大手笔”

 

     说到如意的时尚版图,我们有必要回头梳理一下如意的全球并购路径。对于如意而言,放眼全球对知名时尚品牌的并购,似乎是一条非常明晰的主线,不断调整地只有途径和时间。

    “通过资本的力量将国际时尚资源为我所用,是中国服装行业追赶国际水平的最优路径。要想知道如何做好时尚品牌,必须找到时尚的源头,所以如意在日本、法国、意大利、英国做了一系列并购。”邱亚夫说,不同于财务投资,如意的海外收购是为了更好地发展中国高端服装产业。

     邱亚夫深刻地认识到,服装是和纺织、文化创意相连接的产业,缺一不可。品牌价值与文化创意有关,也与国家特长分不开,比如人们认为意大利和法国就是时尚的代名词,这需要长时间的文化积累。同样,设计水平和国际化品牌的运作能力也是两大关键。早在2010年之前,如意就开始了最初的国际化布局,开始瞄向国际展开一系列研究。

     机缘巧合,2010年,世界经济危机波及到日本,日本著名服装企业瑞纳(Renown)资金链断裂,一度年亏损额达12亿人民币。这家总部位于国际时尚之都东京的服装企业,当时年销售收入能达到100多亿人民币,旗下有29个子品牌。为了企业接续生存,开始面向全球寻找买家。如意迅速捕捉到这一信息,短短的3个月后,如意全资控股这家有着百年历史的企业。

    “今天讲这个故事非常平淡,但是在2010年3月份完成交割后,这件事在日本引起了轩然大波。”邱亚夫说,日本400多家媒体关注此事,日本的国家电视台记者还追访了他430多天,做了一个长达40多分钟的纪录片《中国老板来了》。

    让邱亚夫记忆深刻地还有一个细节,一位日本的官员在跟邱亚夫见面聊这件事情时,非常郑重地说,邱先生,在日本,每个18岁以上的成年男子如果不知道都本西装(日本瑞纳旗下西装品牌),那他就不是一个地道的日本人。“可见这一百年品牌在日本消费者心中的地位。”

    这样一个成功的交易,给如意打开了踏上时尚品牌之路的大门,双方经过12年的磨合,也使得日本瑞纳焕发了青春,品牌变得非常赚钱,年盈利2亿多人民币。“这次交易给如意带来了自信,也为全球并购提供了有益的经验。”邱亚夫说。

    在众多的收购中,有两宗并购最受业界关注。2016年初,如意从KKR手中拿下了法国SMCP集团的控股权。并购后,旗下品牌在中国市场迅速铺开,入驻天猫后线上销售额猛增。2018年2月,如意又宣布收购瑞士奢侈品牌Bally,再度引发市场关注。

   “我们出价不是最高的,但我们是最真诚的,这来源于厚道鲁商精神的涵养。”邱亚夫说,在与Bally的CEO、创意总监的一次谈判中,他们首先谈的不是价格,而是需要如意做什么,如意能做什么,如何把品牌做的更好。“他们的创意总监就是一个一个艺术家,他们关心的是时尚之花如何在东方绽放,这一点恰恰也是如意所关心的。”邱亚夫谈到,正是因为这种理念的契合,Bally这一瑞士百年奢侈品牌最终花落如意。

    而如意的国际并购路并没有停止,他们这次把目光朝向了千亿级的国际一线奢侈品牌。“如果机缘巧合,如意将全力以赴,毫不犹豫。”邱亚夫说。

  

科技创新的路上没有止境


    业界真正认识如意,大都是从“如意纺”开始的,那个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的项目,它还有一个拗口的名字,“高效短流程嵌入式复合纺纱技术”。

    就像袁隆平院士的水稻技术能使中国不多的耕地生产出更多的粮食那样,“如意纺”大大拓宽了产品的适用范围和利润空间。“如意纺”可以纺出500英支以上的棉纱和500公支以上的毛纱;羽绒、木棉纤维,甚至杨花、蒲公英等也都能用来纺纱织布,而且比以前纺得更精、织得更细。

    “如今,‘如意纺’有30多项专利技术在西方发达国家申报了专利。”邱亚夫说,LV、Gucci(古驰)、爱马仕等奢侈品牌集团均选用如意设计、如意制造的面料。如意技术研究院利用“如意纺”技术年产量20万米以上的奢侈面料,每米均价1000元以上。 “如意纺”为企业经济效益的提升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一带一路”,推动中国企业走出去,支持有条件的企业国际化。今天,从山东到宁夏,从北疆到南疆,从中国到巴基斯坦、到非洲,如意共投资200亿元人民币,13个智能制造工业基地拔地而起,12000名各族儿女上岗就业,8000余名友好国家员工获得岗位。智能制造、智慧工厂,根本颠覆了传统纺织工业生产模式,成为国家第一批绿色制造、智能制造示范基地,引领了国际纺织科技制造的发展方向。

“我们将不辜负习总书记的殷切期望,争做新时代的丝绸之路的新使者。”邱亚夫介绍,在所有如意的纺纱工厂里,你看到的都是骑着电动车,手拿iPad,穿梭在车间里挡车的新时代纺织厂挡车工。目前纺纱厂的万锭用工从原来的数百人降到了十几人,智能化核心系统的应用实现了追溯每一根纱线、每一米布是哪个机台、什么时间、什么阶段生产制造的。

    源于对先进技术的极致追求,如意近年来几乎每一个新建项目都是按照这种全球最先进的水平进行建设,引领了中国纺织工业智能制造4.0时代,成功打造了原料、纺纱、面料、服装制造全产业链科技纺织新模式。

   去年,在如意集团建司45周年庆祝大会上,如意国家纺纱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国家级工业设计中心、如意科技时尚中心正式启用。“创新的路上没有止境,‘如意纺’已成为过去的辉煌,如意还将进行下一个挑战。”邱亚夫透露,目前,如意正在围绕绿色制造、生态循环经济,进行相关环保材料的技术研发,力争一举破解国际纺织服装产业的水污染难题。


   感谢曾经那份对“变”的执着

 

     46岁,对于一个人而言,正当是脱去浮华、睿智豁达的年华,当这个人去回眸过去的岁月时,一定有很多的辉煌和坎坷。建业46载的如意亦是如此,邱亚夫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世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自古华山一条道,只有前行、改革,才能换得一丝生机。

     时光追溯到20年前,1998年年末,正值国有中小企业改制的大潮来袭,如意的前身——济宁毛纺厂也身在其中。用邱亚夫的话说,当时的产品在市场上完全没有竞争力,以身上穿的西装为例,重1.2公斤,穿在身上很不舒服,企业的设备、工艺、管理、技术等方面,都远远落后意大利、英国等欧洲国家,跟国外相比,咱们一件西装的重量赶人家三件,即使出口也是地摊货。

    时任企业总经理的邱亚夫意识到,企业严重缺乏市场竞争力,职工多达3200名的企业,年销售收入却只有1.7个亿,而且资产的质量也非常糟糕。经过股份制改造,企业推向市场后要自己管,没有好的产品就意味着没有收入的保障,企业的生存和3000名“嗷嗷待哺”的员工成了邱亚夫的心头病。


    “怎么办?”邱亚夫和大家一起商量,差距既然巨大,那我们不妨去世界上最先进的地方看一看,寻找适合企业转型的路径。于是,在那一年,邱亚夫做出了一个决定:带领40名管理、技术人员远赴欧洲考察。历经重重审批,40多个人顺利到达意大利,,那时远不像今天这么风光,只能以购买设备的名义才能获准进入企业。用邱亚夫的话说,看到那些生产线后,不是震惊,而是气馁,深感差距太远,没有希望了。

   “一克重的羊毛,我们只能织出40米长的纱线,人家则能织到200米长,像头发丝一样的纤维,那种强力、张力,让我们的技术人员深感望洋兴叹,一个个人脸上写满了绝望。“往后退就是死路一条,再继续看!”邱亚夫又赶紧派人给国内打电报申请考察延期20天。就这样,考察团一行一路看了有40多家纺织服装企业。

    保持执着、专注,一定会有新的收获。需要执着有新的收获,意大利考察到第40家企业的时候,我们似乎还是有路的,路在哪里呢,我们是不是也能明确提出,用十年、二十年的时间,做中国的杰尼亚,从羊毛、毛料开始的,提出这个想法,业界当成是玩笑,地方官员认识这是“吹牛皮”。

    尽管这样,回来后,邱亚夫他们从100多个方面一个个找差距,查出差距,组织全体人员开大会、对标国外,一口气提出了十年的改进措施,“世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这条醒目的标语贴满当时的每一个车间,这种精神促进着企业焕发青春。奇迹有时会一夜之间出现,不到三年,当如意拿出来有很多方面有着“意大利味道”的面料到意大利参加展览时,令邱亚夫没想到地是,因为产品品质的提升,国外订单价格翻了一番。如意也因此成为国内唯一一个进入法国PV展的纺织企业,如意,那个时候走出了关键的第一步。

    “德载品质,竞显卓越。”邱亚夫本人十分推崇这八个字,这是如意企业文化的核心,首先要厚道做事,扎实做事,其次,要用国际眼光参与国际竞争,用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去赢得竞争。对于邱亚夫而言,他要感谢所有如意人曾经那份对“变”的执着。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专栏作者 马辉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0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1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