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一86岁老农免费为“老伙计”剃发 15年不间断

淄博一86岁老农免费为“老伙计”剃发 15年不间断



  一个人,一把剃头刀,一张化肥袋,15年来从不打烊,不问人要一分钱报酬,无一句怨言。他是淄博市高青县芦湖街道耈士孙村的普通农民孙明哲,71岁起“承包”了全村70岁以上男性老年人的理发工作,被众乡亲尊称为“明哲老人”。

老人卧病在床
他免费上门服务
    今年78岁的耈士孙村村民孙宗提,自从患上了老年病,行动起来特别不方便。孙明哲了解情况后,每隔半个多月就到他家一趟,询问要不要理理头发,但总是吃“闭门羹”,直到去了第四趟,孙宗提才同意理发。其实,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74岁的孙明华为村里的蔬菜大棚看门,来回很不方便。孙明哲骑着电动三轮车找到大棚里的孙明华,每隔一个月准时去为他理头发。
    村里老年人年纪大了,什么脾气的人都有,有些更是脾气古怪,得上门劝着理发。但孙明哲脾气却是出了名的好,对卧病在床的老人,他挨家挨户去“请示”需不需要理发,即使被拒绝,也仍乐此不疲。最多一天给16个人理过头发,中午见人来理发,赶紧放下手里的饭碗,先忙“正事”。
    耈士孙村占地500亩,是芦湖街道第二大村,有近1200人。其中,70岁以上的男性老年人就占到了五六十人。谁家老人生病下不来床,孙明哲都牢牢地记在了心里,按月准时上门为他们洗头、理发。“老年人头发长了,头皮就痒的厉害,我给他剃剃发,他就能舒服点。”孙明哲说。“别看他去给人家上门理头发,到了户里理完头发就走,不喝人家一口水。”村民孙白卯说。



    
自掏腰包买剃刀
15年换了六七十把
    孙明哲干活的工具全装在一个红布袋里,里面有一把新剃刀、一个刮胡刀、一张旧化肥袋子。
    “头发长了,理个发吧。”13日上午10点,87岁的孙本鸿走进了孙明哲的小屋里。“来吧,先洗个头。”说话的功夫,孙明哲已经将热水倒进了泛白的旧脸盆里,掺凉水后再试试水温,才开始给人洗头。其间,孙明哲拿起放在一旁的肥皂,边说边往孙本鸿头上涂两下。“家人从外头捎回来的,用肥皂洗着干净。”孙明哲边说着,在一旁闲聊的三五位老人连同记者,一并被明哲老人的滑稽动作逗笑了。
    洗完发,将孙本鸿让座到板凳上,孙明哲顺手把旧化肥袋子围在了他胸前,并用一个旧夹子锁住脖口。“捡来的化肥袋子洗干净就能用,围上它头发渣就掉不进脖子里了。”孙明哲说完,拿起剃刀开始了他的工作。约摸五六分钟,孙本鸿一头灰白的头发被剃了下来。理完头再进行二次清洗,这才算完成了一整套任务。
    一把剃刀30多元,三个月左右就要换一把,15年间已经换了六七十把。“前天去小卖部买剃刀,人家说早就淘汰掉了,已经不卖了。正好村里一个年轻小伙子要去外地,回来给我捎了把新的。”孙明哲手拿崭新剃刀乐开了花,脸上又多出了几条褶。
    
感恩他无偿奉献
众乡亲送上锦旗
    清明节后,村里老年人凑钱,为孙明哲定制了一面锦旗,上书赠明哲老人:“美发美心灵,无私奉献;受益众乡邻,镂骨铭心。”落款是耈士孙村众乡邻。
    提起孙明哲,耈士孙村村委会主任孙浦强赞不绝口。明哲老人不仅免费为村里老年人理发,还给他们村委会帮了大忙。“他晚上义务在村委会大院看门,早上六点不到就清扫院里的卫生,已经坚持了七八年。”
    孙浦强说,现在的理发店大都用推子、剪刀给人理发,基本不见有人拿剃刀给人理发的了,但孙明哲拿起剃刀后,一用就是15年。“剃刀的角度很难掌握,稍不留神就能把头皮给割破,但明哲老人用着却很熟练,从没让人的头部留过血。”
    孙本鸿说,他们老年人最爱让孙明哲为自己理光头,既去痒又利落,被明哲老人理发的过程很享受。“村里有的老年人病了,下不来床,哪有理发店能上门给人理发?孙明哲就去,不嫌脏不嫌累,去了一趟又一趟,而且一分钱也不收。”孙本鸿竖着大拇指称赞。    
    
“只要手眼管事,
就一直坚持下去”
    孙明哲是位地地道道的老农,它很普通,一双旧皮鞋、一顶鸭舌帽、一身粗布衣裳,是他的全部装扮。满脸皱纹,皮肤黝黑,头发花白,淡淡的眉毛下,一双慈善的眼睛炯炯有神,他已平凡的不能再平凡。如此平凡而又普通的一位老人,究竟为何让乡亲们竖起了大拇指?众乡亲为啥自发凑钱为他送上了锦旗?故事还要从50多年前,明哲老人加入生产队说起。
    50多年前,李明哲在村生产队参加劳动,队里要求选出一人,负责全队人的理发事宜,李明哲当选。自此,李明哲便操起一把剃头刀,承担了全队人的理发任务。明哲老人说,那时候剪头发,没有人教,都是自己摸索着来。
    而后几十年,随着生活条件越来越好,明哲老人的儿子女儿逐渐成家立业,自己也逐渐离开“一亩三分地”。因为闲不住,他开始“重操旧业”,为村里男性老年人理发。“村里没有理发店,离着县城又远,我们这些老年人年龄大了,出门很不方便。”耈士孙村孙本华说,“农村理发、刮胡子,少说一天也得10元钱。15年来孙明哲没收过他们一分钱,真是好人啊。”
    提起自己的“工作”,孙明哲很有成就感。“我愿意给他们理发,他们也愿意让我理。只要我的手和眼还管事,就会一直坚持下去。”孙明哲说。(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巩悦悦)

0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0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