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柴转型:谭旭光如何抓住新旧动能转换的历史性机遇

潍柴转型:谭旭光如何抓住新旧动能转换的历史性机遇

在2200亿营收体量上,潍柴如何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站在传统能源向新能源转换的大变局时代,谭旭光如何确定下一个10年的战略?为什么谭旭光说,潍柴集团计划投资500亿元,建设山东最大的新能源动力产业园。这是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中的重大工程,也是企业的一次重要转型,这对潍柴和全球的供应商来说是历史性的机遇?

行程15万公里,密集调研全球顶尖新能源公司 

大变局时代,站在十字路口,企业该往哪走?

这个问题,是如今很多企业家苦苦思考的战略问题。

过去一年,谭旭光4次到日本、4次到欧洲、3次到美国、2次到加拿大,飞行200多小时,行程超过15万公里。

这15万行程中,他走访了博世、马勒、道依茨、AVL、西港燃料、FEV、日本小松、电装公司等30多家企业。

在纽约,谭旭光访问了北美最大船务公司霍恩布洛尔,倾听他们对潍柴博杜安发动机的看法。

现在,纽约最繁忙的伊斯特河上,配装了潍柴博杜安发动机的城市轮渡往来穿梭。谭旭光把这看成是“到北美去咬老虎屁股”——美国是全球对发动机要求最高的市场之一,卡特彼勒、康明斯都认为中国发动机不可能进入美国市场,但现在,潍柴发动机正和这些全球“第一阵营”在美同台竞争。去年潍柴动力收购年营收只有3亿美元的PSI,同样是为进入美国高端市场。

在斯坦福大学,谭旭光和谷歌人工智能领军人物李飞飞探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李飞飞问谭旭光怎么理解智能制造,谭旭光说,智能制造是三大要素的集合,自动化是前提,数据化是基础,人机交互、可视化是结果。

2017年,谭旭光买了两本书《大数据时代》和《第四次工业革命》。后一本是达沃斯论坛创始人施瓦布写的。“这本书带给我很多思考,一些理念都是颠覆性的。”谭旭光给潍柴高管和中层每人送了一本,每本书都有他的亲笔签名。

在硅谷百度阿波罗无人驾驶研发中心,谭旭光体验了一把“无人驾驶”。他说,潍柴一定要在硅谷占有一席之地。

谭旭光还专程去了一趟英特尔,英特尔创始人安迪.格鲁夫、乔布斯、GE的杰克.韦尔奇是对他影响最大的三位企业家。谭旭光曾说,“当潍柴产品像英特尔一样为世界所用,那我们就成功了。”

2017年5月,谭旭光参观德国博世工业4.0工厂,实地了解工业4.0在在工厂中的具体应用。

在德国道依茨公司,谭旭光和道依茨的CEO探讨了全球内燃机行业的未来发展趋势。

在奥地利格AVL公司总部,谭旭光参观了AVL的新能源、动能总成集成等最新研究成果,并体验了自动驾驶拖拉机。

密集行程中,谭旭光每天工作18个小时,考察了很多无人驾驶和全球顶尖新能源企业。

潍柴到底要朝哪个方向发展?潍柴下一代吃饭产品究竟是什么?看清未来只有一个办法,到全球战略资源聚集地去开眼界,到市场最前沿去倾听隆隆炮声。这也是谭旭光常说的,在形势最好时候,一定要考虑最困难问题,思考未来10年、20年、30年该怎么走。 

“V”形反转下的行业变局,潍柴的命运把握在谁手上?

2017年,潍柴销售发动机达到史无前例的62万台,同比增长60%,年营收破2200亿元,这是在2015年最低点后实现的一个“V”型大反转。潍柴动力股价累计上升约48%,是中国汽车行业中涨幅最高的。

但这一年,全球1亿套发动机和变速箱的产能,做为燃油车核心部件,处境尴尬。

2017年5月,美国最大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德尔福分拆旗下动力总成部门,原公司专注于电子电器,尤其是自动驾驶、智能技术等领域,此举涉及到1.5万名工程师和全球14.5万名员工。

几乎同一时间,全球最大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博世宣布将起动机和发动机业务卖给中资集团,包括该业务部门7000名雇员。

内燃机这个人类历史上在动力方面最重要发明,它的命运握在谁手里?作为传统柴油发动机厂商,潍柴的命运又在谁手里?

这就如同2016年,当华为一步步干趴下全球所有对手,登顶全球最大电信设备商,还来不及享受荣耀,其赖以成功的旧有产业结构却因为大数据、云计算这些新一代互联网基础设施的普及崩溃在即。

这样一个时刻,考验指挥官的战略洞察力。这就像全球金融风暴来临时,谭旭光把它转化成机会。2009年,法国船舶发动机制造商博杜安破产,潍柴299万欧元抄底拿下。当时第一次围绕收购博杜安讨论会上,所有高管都反对,只有谭旭光自己一个人坚持。他认为,通过并购博杜安,潍柴可以拓展全系列发动机格局,同时试水国际化,为下一步国际化并购积累了宝贵经验。

随后,潍柴收购意大利法拉帝,战略重组德国凯傲集团和林德液压,并在北美市场完成德马泰克和PSI的并购。2017年,潍柴所有海外并购企业全部盈利,这在山东国企中绝无仅有,全集团海外收入占比接近40%,利润占比26%。

2018年2月23日,长城与宝马成立合资公司,吉利成为奔驰最大股东,目标都直指对方电动车技术。

同一天发生的这两大商业事件,让人感到燃油发动机被淘汰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但燃油发动机产业周期还有多长,新能源战略窗口期又有多长,对周期规律做出准确判断,关乎企业战略成败。

燃油车禁售风波后,国内挑起了一场内燃机生死大讨论。在今年全国两会上,谭旭光很肯定地告诉记者,传统柴油发动机在未来30年、50年不可能退出市场,但新能源会倒逼传统柴油发动机提升技术,传统能源和新能源将会在较长时间内同台共舞。

2018年1月,在传统燃料车辆动力技术转型升级国际研讨会上,谭旭光作为中国内燃机工业协会会长指出,新能源是不可逆的发展趋势,必须要加快布局和引领;传统能源动力升级和新能源动力发展要实现全球资源共享,走联合开放创新之路。

这个研讨会前一个月,潍柴发布了2020-2030战略,这个战略包含两个“从超越到引领”阶段,即到2020年,潍柴传统柴油机业务要超越世界一流水平;到2030年潍柴新能源业务要引领全球发展,收入达到千亿美元,成为世界500强公司。这一战略目标要确保到2030年实现。 

调动全球战略资源,打造新能源版图

2017年11月21日,德国斯图加特。

在博世公司创始人罗伯特.博世的老宅,坐在德国工业时代先驱者罗伯特.博世当年工作的书桌前,谭旭光签下和博世公司这份具有历史意义的战略合作协议。

博世将帮助潍柴建立国际一流的燃料电池汽车技术创新链和产业链,共同开发生产氢燃料电池及相关部件,还将助力潍柴建设世界先进的数字化示范工厂。

博世也是全球最大汽车技术供应商,对即将到来的汽车电动化、智能化趋势,博世早有布局。

这是潍柴为构建其新能源版图签署的多份重量级合作协议中的一份。和博世签约的前两天,潍柴动力科技创新中心在德国阿沙芬堡揭幕。当天,潍柴动力与AVL公司签署了共建未来科技创新中心的协议。

10年前,潍柴投资20亿建设了全球最先进的发动机研发实验中心。谭旭光说,这一次建设未来科技创新中心,将成为潍柴集团2030战略落地的技术支撑。

12月21日,潍柴与全球天然气发动机研发领军企业西港燃料系统公司签约,共同开发天然气国六机,主要零部件将在山东实现工程化落地。此项合作要将天然气发动机热效能从39%提高到42.5%,挑战45%,直指潍柴2020-2030战略中气耗降低40%的目标。

这些战略协议意图明确——在新能源领域,潍柴要调动全球战略资源,走联合开发道路以实现全球引领。这就是都江堰疏导不了太平洋,要成为世界领袖,只有把根扎在全球战略资源高地上的道理。 

向高质量发展,引爆内生动力

这是全球制造业顶级公司的几个细节——谭旭光在内部讲话中提到时,多次用“震撼”这样充满强烈情绪的语气表达他的感受。

博世创新中心有1000名博士,很多都是40年以上工作经验,这让谭旭光极为震撼。

在卡特彼勒,他们购买竞争对手的产品,然后由300个50岁左右的工程师去做分析。

应用开发人员入职前就要拥有多年开发经验,潍柴目前国内技术开发和工程技术人员有2000多人,超过10年在一线搞应用配套的只有几百人,潍柴工程师平均年龄不到30岁。

 “高端驱动”的逻辑很简单。谭旭光说,要迈向高端就必须要有高端的产品,高端产品就要有高端人才,高端人才就要有市场化薪酬。

在谭旭光的谋划中,要加快培养一批具有行业影响力的潍柴科学家,到2020年潍柴科学家要达到50名,在重点领域要引领行业。用2-3年时间新招1000名研发人员,以研究生和博士生为主,给他们提供最好的平台和机制,让他们由“要我创新”到“我要创新”。

2017年7月12日,潍柴召开科技创新奖励大会,宣布出资1亿奖励68个科技创新成果和63个工人技术革新成果,并增加全体研发和工程技术人员收入,让潍柴成为行业最具竞争力企业。

在大会现场,谭旭光问,“潍柴是不是你们人生征途中绝佳的事业平台?”现场科技人员用最热烈的掌声回应。

这是在潍柴H平台高端发动机生产基地潍柴一号工厂,创新生态十分活跃,许多生产设备以发明者或者改进者命名。这是高学全和团队自主研制的铆钉视觉检测装置,采用智能视觉识别技术,杜绝铆钉的漏铆、漏检。

7月21日,在西安法士特科技创新大会,谭旭光1小时讲话获得36次掌声,他说,法士特研发人员薪水2017年要翻一番,未来要造就一批50万级别、百万级别年薪的科技带头人。

在陕重汽,谭旭光宣布,陕重汽要提升研发人员收入50%,在西安成为最具薪酬竞争力企业。

这是1月24日,在黑龙江黑河毗邻俄罗斯的黑龙江冰面,气温直逼零下40摄氏度的,潍柴国六动力产品在这里启动为期一个月的极寒试验。潍柴工程师启动车辆,记录运行数据。测试项目超百项,不仅是整车测试,每个零部件都要进行测试,才能确保产品要求。此时黑龙江“扬水成冰”,而这正是试验所需要的温度。如何选择试验地点,如何将试验问题充分暴露,以提升发动机质量,这是潍柴“三高”试验队追逐的目标。越冷,工程师干劲越足。另一批气体发动机,将在比黑河环境更恶劣的内蒙古呼伦贝尔接受严苛挑战。

不怕研发人员收入高,就怕收入高了不能创造价值。谭旭光说,“我们2000亿的公司,没有一个收入过百万的技术人才,就没有未来。”

2018年,潍柴本部要把这把火烧起来,3年内力争各企业累计高端人才收入过200万的超过30人,过100万的超过100人,过50万的超过300人,这不含各级高管层,主要是优秀技术、营销和管理人才。谭旭光说,要舍得拿出钱激活机制,将潍柴集团打造成为中国汽车及装备制造行业国有企业中具备最强市场竞争力、最优生态环境的人才集聚高地。 

每时每刻,潍柴都要进行“繁荣背后的思考” 

2017年9月30日,在发动机板块2017年营销技术年会上,谭旭光做了《不改变,就灭亡》的讲话。2小时发言,他讲了潍柴的优势,更多的是谈问题,谈产品缺陷。在内部各种场合,谭旭光都在进行自我批评,提醒大家进行“繁荣背后的思考”。

2017年,谭旭光去日本考察9天,看了喷油器的制造工艺,看了丰田第1000万辆新能源汽车下线。日本氢燃料站到处都能看到,而中国的氢燃料电池到现在还不过关。国内现在搞新能源,就是买个电池、电机、控制系统组合起来。日本人根本没把中国制造企业放在眼里。

他追问——

“潍柴搞天然气发动机技术研发制造已经20年。20年过去了,我们的优势在哪里?“

 “80、90后要求驾乘更加舒适,对自动变速箱提出新需求时,如果法士特突然要消费升级,数据在哪里?”

“现在企业不死,那是因为消费需求升级没到时候。消费需求一旦发生变化,而我们的产品没有准备好,一切都晚了。”

“日本电装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的10%,为什么我们研发投入这么少?最可怕的是现在想投入投不进去,没有项目,不知道往哪投。”

谭旭光撂下狠话,要利用全球资源突破氢燃料电池技术,力争2025年走在全球前列。他尤其提到天然气道路用发动机要实现跨越式突破,要导入美国PSI技术打造核心竞争力,把天然气发动机有效热效率提到45%。

目前,潍柴已获得氢燃料电池的国家重大项目。

“要站在全球视野看危机,站在实现百年企业的愿景看危机。”谭旭光说。40年奋斗实践让谭旭光意识到,自我批判对一个公司的发展有多重要。如果不能坚持自我批判,面对一次次生存危机,就不能深刻自我反省,就会固步自封。这样的自我批判不是自卑,而是自信,是一种武器,更是一种精神。这样不留情面的自我批评,是为了创造一个伟大的时代。

2013年10月7日,面对行业整合趋势,谭旭光发出《“狼”真的来了!》的内部讲话。

2017年4月22日,行业形势火爆,谭旭光却在会上作了《繁荣背后的思考》的内部讲话。

这10年,潍柴一直进行着新旧动能转换,从单一发动机公司转型成为“发动机+变速箱+车桥”的黄金产业链;不仅有动力总成,还向整车转型;推进国际并购,走出去买核心技术补潍柴短板;收购凯傲公司,又通过凯傲收购美国德马泰克,使潍柴成为世界最领先智能物流集团。

2004年3月11日,潍柴动力在香港上市,走上了资本国际化道路。

2005年,在与十几家公司的争夺中,潍柴以10.2338亿元一举收购湘火炬,开创性地推动潍柴动力吸收合并湘火炬回归A股,打造黄金产业链。

自2009年起,谭旭光启动了全球并购,欧洲并购三部曲——将法国博杜安、意大利法拉帝、德国凯傲、林德液压等高端品牌收归旗下。之后开启“北美并购二重奏,将德马泰克、PSI划入潍柴版图。

潍柴牢牢把控着动力总成核心技术,营收从24亿到50亿、100亿;2013年,潍柴营收迈入千亿大关时提出向2000亿迈进,三年后实现目标。

“新旧动能转换,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提了3年、5年、10年。这是一个科学的定位,大家不要想一两年内就完成,企业转型,至少5年到10年。”在今年全国两会上,谭旭光这样说。

2月5日,潍柴集团召开突破2000亿表彰暨迈向1000亿美元动员大会,潍坊市委书记刘曙光将“迈向1000亿美元”的大旗授予谭旭光。会议结束后,潍坊市政府与潍柴集团举行了“促进新旧动能转换 潍柴新能源产业基地签约仪式”。根据协议,潍柴计划投资500亿元建设山东最大的新能源动力产业园。潍坊市将依托潍柴新能源动力产业基地,加快打造千亿级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谭旭光说,要发挥好潍柴在全球品牌的影响力,把全球最重要的资源、最高端的人才吸引到山东来,同时把全球最先进的技术拿到山东来,为山东新旧动能转换作出重要贡献。

2018年,潍柴全面吹响迈向高质量1000亿美元的冲锋号。这是谭旭光为自己定下的又一个奋斗目标,而企业家存在的价值,就是不停地奋斗。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蔡宇丹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1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19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