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特丹国际电影节上的佛系电影 假期有事做了

鹿特丹国际电影节上的佛系电影 假期有事做了

佛系

鹿特丹国际电影节上的 佛系电影

文 | Clementine

编 | 兰礼

2017年,“佛系”一词成为最火的中国网络流行语之一,佛系是芸芸众生向往的生活态度,是根植于几千年宗教信仰的意识形态,是理想与现实的交合,而“佛系电影”正是佛教文化的通俗解释之一。巧合的是,2018年初的鹿特丹电影节就有若干部与“佛系”相关的电影同时亮相。此次来到鹿特丹影展的三部中国大陆电影,两部中国台湾电影甚至两部欧美独立电影都选择了佛教题材,这是当代社会发展进程在文化上的必然沉淀还是一次偶然的电影奇遇?让我们来盘点一下。

佛系电影之无常轮回

沉雾

《沉雾》入围鹿特丹影展的Voice单元,这部影片聚焦在一个当代闭塞的江南水乡,年轻的女孩接连被强奸,但受害人及其家人都无法为自己伸张正义,不仅仅犯罪者可以逍遥法外,连平日里相熟的同胞也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或引为谈资落井下石,与当年鲁迅笔下的看客别无二致。片中一共有三个姑娘被施暴,施暴的地点以字幕的形式告知观众,分别是巷、舟、家。每次都在暗夜中发生,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而在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一切都是轮回。作奸犯科是轮回,看客的冷漠是轮回,弱者的受害也是轮回。

这是画家出身的章淼焱导演的第一部彩色长片,导演偏爱手持摄影的风格,构图色彩有水墨风格。章淼焱导演曾说: “手摇方式是跟着主人公的步伐,是最真实的一种表现方法,展现主人公去寻找、去感受这个世界的主观视角。画面的构成非常简单,而摇动的画面也是一种真实感的表达。” 于是当我们跟随受害者的主观视角来感受片中令人窒息的环境时,就不难理解第一个被强奸的女孩为何会精神失常了。她常年独居在偏僻的阁楼上,有时她会出门沿着墙边或者河边散步,这时她总拿着一串佛珠,有一次她攥着手中的佛珠独自在墙边哭泣。导演将人物置于巨大场景中的视觉设计增加了人物脆弱无力的一面,也让女性寄托于佛教的自我救赎显得无比羸弱。

佛教中常以水流的流转不息、易逝难追喻指人生的无常。影片中大量运用水的意象,开篇就是船桨划过水面的长镜头,几次罪恶的发生也都巧合地发生在水的周围,第二天白天流水冲刷走了罪恶,又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佛教的基本教义三法印即 “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 ,意思是世界万物没有恒常的存在,一切事物和现象都处在变化莫测之中,人的生命也处在永恒不息的生死相续之中。生命短暂,无从把握,是一个痛苦煎熬的过程,而生命最大的痛苦莫在于人始终处在生死之流循环往复,永无歇止,这恰如水流瞬间即逝又无止无休。

佛教有时也以水的“清净、湿性”来喻指“佛性、自性”的净洁,影片中女孩手中捧着一瓶干净的水,在遇见其他被强奸的女孩之后,形同陌路般走开,再去河边把水倒掉。这里佛家水喻也可以理解为受害的女性自性的净洁。不管这些女孩遭受过什么,都是“质本洁来还洁去”。而受害的女孩互相之间的漠然则仍然是一种自我救赎的无力,无法自救更无法他救。同时,佛家讲水能去浊,污浊的是罪犯、是看客。《大般涅槃经》云: “如水无泥,澄静清净。解脱亦尔,澄静清净即真解脱。”

片名的英文名译作 Silent Mist,一来片中的女性受害后都归于沉寂,二来真相被永恒地掩盖在迷雾之中。影片的结尾设计了这样一个桥段:让路过女孩的骑车路人念出“南无阿弥陀佛”,却又驶向不知名的远方。这句出自《观无量寿经》如今被广为流传的佛教术语,广义上可以理解为向一切有觉悟的人致敬。或许为这部描述黑暗现实的电影点缀了一个光明向善的结尾。

佛系电影之信仰的失落

云水

导演曾赠的处女作长片《云水》入围了本届鹿特丹影展的“Bright Future”单元,对于导演来说,这个故事反思了上一代人信仰的失落,讲述了三个男人在各自不同的时空中,都因各自需要赎罪而走上了寻找信仰的旅途。

曾赠导演对片名云水做了两种诠释: 一则是取自云水僧,与禅宗参禅学道的云水同义。指无一定的居所,或为寻访名师,或为自我修持,或为教化他人而广游四方的僧人;可一人或多人同行。寺院把游方僧人称为“云水僧”。二则是佛家中的云水有两层意思:一是游方行脚的僧人就像行云流水,自在无碍;一是他们如云在天,如水在瓶,自然地生活着。 影片为了表达云与水的自然流动,在摄影上也破费功夫,营造出浮动的镜头感。

片中三个男人都是孤独的——王海励、方毅国、参尘。王海励被自己死去的妻子的幻影所折磨,妻子之所以会死离不开他无意发现的不义之财,他放不下内心的愧疚与自责,救不回妻子的痛苦令其陷入无限挣扎之中。方毅国抛妻弃子多年,有一天儿子怀孕的女朋友找上门来,让他决定踏上寻找儿子的道路,也在寻找的过程中重新面对那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过去的自己。参尘是个和尚,有着谜一般的过去,他带着一大笔钱离开了寺庙,师父说他尘缘未了,他去寻找当初替自己顶罪坐牢的双胞胎哥哥,但当对方让他这次代替坐牢的时候,他却临阵脱逃了。

最终,三个主角都在同一个寺庙中相遇了,他们各自都发现了过去自己的罪行(偷窃、谋杀和抛弃)产生了复杂的债务,造成了不可避免又无处可逃的结果,他们并没能在宗教中找到答案。导演用非线性叙事结构揭示了隐藏在绝望而迷失的人物命运背后深刻的道德世界。

虽然影片围绕的是上一代人的精神困境,但放到当下的现实社会中,依然是许多现代人的困境。人心是古典的,在罪与罚,宽容与审判的命题上,对于有罪的人来说,如何找到自己心中的答案,《云水》表达的内核依旧有效。

佛系电影之因果报应

血观音

2017年金马奖的最大赢家《血观音》也在这次鹿特丹影展亮相。导演(及编剧)讲述了一个人性一黑到底的故事,三个女人一台戏,片中堂府祖孙三代女性性格迥异但都流淌着恶毒的基因,台湾版海报上用“必修妇黑学”来概括故事精神。

观音作为符号贯穿影片的始终,从事古董买卖的堂府收藏了各类佛像,第一次出现观音像是重要宾客聚集在堂府,堂夫人送一件精致的观音雕塑给未来的主席夫人做贺礼,结果佛像打开就碎了,堂夫人随即打了圆场说这是菩萨帮忙挡灾,保未来的主席夫人岁岁平安。未来的主席夫人问堂夫人:“我有什么灾要挡?”殊不知接下来这灾就是堂夫人要取以代之。

第二次出现观音像是堂夫人的女儿堂宁拿来古董观音贿赂政府官员以拿到秀山村地皮,堂宁是一个可怜的傀儡,在母亲的教唆下利用自己的美貌不断贿赂一切对堂夫人有利用价值的人。这里观音再次成为政商之间辗转流通的利益纽带。在一桩灭门血案发生之后,堂府牵连其中,观音又成为了旁观警察与堂宁进行女色交易的信物。

随着堂夫人的野心增长,她对亲情的态度更加淡薄,在利用堂宁时反复对她说“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我是为你好“这样的话,然而一旦堂宁令其不如意,堂夫人就说她“公主命,丫鬟身”。堂宁这个角色是整部电影中最悲惨的角色,尽管她放浪形骸、醉生梦死,但而成年后的堂宁终于看破母亲的真面目,想要活出个真正的人样。堂府女人中只有她心底还存有善念,想要逃离母亲的掌控,带着女儿奔向自由。可惜堂夫人不仅亲手杀死了堂宁,还在观音像前哭着为她念往生咒,仿佛这样就可以赎罪,心安理得地继续作恶。 佛教意象成为了人性之恶的载体和旁观者,片中观音流下血泪也是对人物无恶不作、贪婪成性的丑恶面孔莫大的讽刺。

如果说堂夫人是堂府罪恶的根源,那么堂宁的女儿堂真不但继承了堂夫人的真传,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她从小偷窥堂夫人和堂宁的权色交易,自己暗恋的男孩又跟闺蜜在一起,后来得知闺蜜对自己的友情是假,男孩对闺蜜的爱情也是假。直至被男孩在火车上强奸,堂真跳下火车,失去的不仅是一只右脚,也带走了她身上仅剩的纯真美好。成年后的堂真最终成为了堂夫人,在经历这一连串事情后,她彻底丧失了爱人的能力,而成为更加冷血的堂府掌门人。她拒绝医生提出让躺在病床上的堂夫人安乐死的建议,让堂夫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地活着。在病床前,她看着堂夫人插着呼吸器,喉咙中发出绝望的呻吟,也无动于衷。这一幕有着 “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 的佛教警示。虽然我们不知道堂夫人的过去经历了什么,但可以想见堂夫人也曾有过堂宁和堂真的过去,这样一个循环,有着佛教中轮回因果律的意味。

《血观音》片名中的”血“令人不安,”观音“又象征普度众生、慈悲为怀,两者极具冲突感,故事内容也是将人性黑暗和被欲望吞噬的丑陋与庄严至善的佛教意象相对比,明明做的是丧尽天良的事,却披着至纯至善的外衣,带来强烈的戏剧效果,震撼人心。片尾字幕打出:世上最可怕不是眼前的刑罚而是那无爱的未来。血观音正是对人性之恶、信仰缺乏发出的灵魂拷问。

佛系电影之头上三尺有神明

小玩意

由荷兰导演David Verbeek(中文名王洪飞)自编自导自演的《小玩意》在鹿特丹影展举行了世界首映,影片探讨了西方人眼中的东方神明,人类情感经验的普遍性以及用量子力学和宗教来解释世界等抽象命题。不过 本片的侧重点不在宗教,更多时候电影中的神明只是用来作为审视人类生活的象征

影片以导演所饰演的摄影师视角展开,他来到台湾为自己的作品集拍摄素材,行走在夜间的台北时拍摄了一张小女孩玩风筝的照片,由这幅照片带领我们进入小女孩的生活,家境贫寒的小女孩即将要失去她最好的朋友浩浩,浩浩家里很富有并且准备移民去美国纽约。小女孩很想要留住浩浩,于是去求一个曾给自己许诺的黑帮老大帮自己留住浩浩。然而,黑帮老大当初只是玩笑般给小女孩承诺可以帮她达成一个心愿。这里,影片设计了小女孩请求黑帮老大是在热闹的庙会上、神像游行中,对于孩子来说许愿给承诺过她的活生生的大人比给寺庙里冰冷的神像要有用得多。从一个成年人的角度看,孩子反而没有过多不切实际的精神寄托,而倾向于选择更为实际的求助。

摄影师在从台北飞回阿姆斯特丹的飞机上遇到了由卢燕所饰演的量子物理学研究员,摄影师的照片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问摄影师知道什么是神像吗?摄影师说不知道。卢燕回忆说自己小时候经常跟妈妈去逛庙会,那时会害怕这些神像。随后她向摄影师科普了黑洞的概念:“宇宙中存在一个无穷小的物质(An Impossibly Small Object)叫做黑洞,我们和我们所知的一切物质都聚焦在这个无穷小的物质之上,它既没有表面也没有体积。黑洞是宇宙里已知的神奇现象,你所感兴趣的所有的光都无法逃脱黑洞。”这段对话在影片中篇幅不长,但十分重要并且点题。实际上,不管是量子力学专家和艺术家,都在探寻世界的本质、起源和存在意义,只是一个从客观手段出发,对微观世界进行探索,一个是从思辨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摄影师从量子物理学专家这里得到启发,赋予了小女孩的照片一个新的灵感:在小女孩的背后PS了一个神像。

这张照片贯穿了影片始终,也贯穿了摄影师的意识与潜意识,令摄影师在广泛的事物中进行联结、记忆、梳理。当他回到家乡阿姆斯特丹之后,他找出自己也有一张童年时放风筝的照片,也是与小女孩一样孤独的表情。当他不知不觉把自己的童年记忆投射在女孩的身上时,他与小女孩的身份也不断交织在一起,虽然他们的童年处在不同的时空中,但摄影师在此时此地的他者身上找到了彼时彼地的自己。所以他游走在世界各地,觉得停留之处是每一处,但又哪里都不是。本片带有导演自传性的故事,与导演常年游走在上海和台北有关,他想表达在这种人口庞大却又疏离的大都市里,现代人的孤独感尤甚。

东方神明给摄影师带来的改变是回到家中,他也给自己养的乌龟背上画上了神像的样子,暗示着神明在人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冥冥之中,人们的生活是被神明审视了的。这就是西方人眼中对东方神明的解读。

佛系电影之色即是空

吃吃的佛

加拿大影片《吃吃的佛》同样是一部以西方人对菩萨的理解出发的电影,影片颇具超现实意味。外表神似弥勒佛的主人公Mike在救了一条章鱼之后就开始拥有神秘力量,一边拯救他人,一边走向自我毁灭。

故事发生在加勒比海岛上的一个皇宫度假村,风景优美,服务设施周到而游客络绎不绝。主人公Mike来到这里每天除了吃吃喝喝就是看看海。但一切从有一天他救了一条搁浅在沙滩的章鱼开始就发生变化了。回到海里的章鱼对Mike说:“感谢你,所有的生物都是陌生而有限的,但从此刻起,你的命运与我相连,愿你的声音被听见,你的凝视被回望,你的心能够发现真知,你的思想会被触动,你的存在会升华。”

自此之后,Mike就显露出神秘的力量制造奇迹,帮助其他游客。他变得食量惊人,引得大家来围观他吃东西。围观人中有一对来自法国的父女,父亲被Mike的食欲震惊,他请求Mike去拯救他丧失食欲的女儿。Mike只在他女儿耳边默默念了几句,女孩就开始进食。等到这对父女结束旅行时,他们已经把Mike当成神来由衷地感谢并表示永远不会忘记他。

类似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更多人向Mike寻求帮助而Mike总是能帮助他们解决问题。他看到地上躺着受伤的人,摸一摸受伤的部位,对方就被治愈了。

章鱼在影片中作为一种神秘的力量引诱着Mike。不管是在梦中还是在看海时,Mike总能看见章鱼的影子,章鱼把Mike称为救世主,一再邀请他走向海洋深处。导演把章鱼的声音处理成一种低沉而温柔的女声,伴随着海浪的声音非常具有冥想的气质。同时影片中大量使用佛教音乐来配合叙事。

随着Mike沉重的肉食走向毁灭时,他收到那对法国父女的来电,对他旺盛的食欲指出了真相,他们指出Mike精神混乱,他不停的吃只是因为知道下一餐在路上,而再下一餐也在路上,一个关于下一餐的承诺就是一个新的开始,但实际上没有新的下一餐,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甚至没有食欲。 影片通过描述主人公无休止的食欲实际上是对人类欲望失衡的质问,问题的答案则隐藏在古老的佛理之中。

佛教中一个重要的概念是空,空的概念简单来说就是没有一样东西是它自己,没有一样东西是不构成的、 不变的。与空相对应的是色,色是指世界上所有的物质。《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的第一句便是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五蕴皆空指的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空与色是互相参照互相依附的关系。影片中说:天堂是一个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的地方。对应起来,正是讲了一个色即是空的佛理。以主人公为代表的欲望失衡而精神空虚的人类之所以感到痛苦,皆是因为无法照见五蕴皆空,从而无法获得内心的平静。

转自:深焦DeepFocus

0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0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