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说|大鹏和张卫,你们各自走过了那个重要的十年

辉说|大鹏和张卫,你们各自走过了那个重要的十年

大鹏和张卫,各自走过了自己重要的十年,他们都为自己送上了一份礼物,一个是《缝纫机乐队》,另一个是个人演唱会。

提起歌手张卫这个名字,很多外地人都会感到陌生,但是响起这首《机器铃,砍菜刀》时,却能瞬间引起了很多济宁80后内心的共鸣。走心的旋律和吟唱,尤其是副歌里面的那句“机器铃,砍菜刀,恁那边的紧俺挑,挑谁吧挑,挑的那个人已经回家了……”,有些颤抖的声音让人们的心弦被深深拨动。今天,我想讲一讲这首歌和这个人。


最近一段时间,张卫要在家乡办一场演唱会的消息不断在济宁人朋友圈里刷屏,这场演唱会的名字叫做“十年蝶变”,而之前张卫曾想过用另一个名字“脱胎换骨”。张卫说,何为十年蝶变,经过部队的洗礼,一个“济宁坏孩子已经变成一个有担当、有原则、有情怀的‘战士’。”

其实,每个人的内心深处或许都住着一个“坏孩子”,从叛逆期里走过来,也有着种种历历在目的回忆:逃课去网吧,通宵打游戏,偷过爸妈口袋里的钱,因为篮球场的一个球单挑打过架,偷偷抽过烟,给心里漂亮的女同学递过纸条……

也许那时的正统教育指导着我们在正确的路上前行,可“不断逃离、勇敢做自己”的想法不时在压抑的情绪里出现火花。曾经所谓的“坏孩子”也只是有些叛逆罢了,当他们有一天梦醒了,重新回归,也一样可以让人刮目相看。

张卫就是这样的一名歌手,他曾经在文工团服役,把说唱带进了部队,此前他也曾在酒吧驻唱,生活经历丰富。曾经有一次遇见了张卫,聊天中,也许是媒体人较多的缘故,他略显拘束,他说得最多的就是自己的母亲,自己的老家嘉祥南关,为了理想,他甚至戒掉了酒。此前,在军队文工团服役的张卫,创作了《军歌嘹亮》这首军营说唱歌曲,这种日记体的歌词和说唱风格的结合,开始让他找到了创作的感觉。


就像每一名歌手都有自己的代表作一样,让更多人认识张卫,还是那首《机器铃,砍菜刀》。“听完歌曲《机器铃,砍菜刀》,我哭了,然后立即转发到朋友圈。这就是济宁版的《时间都去哪儿了》。然后向每一位朋友推荐。不仅因为你是我哥们,倍儿有面子,而是因为这些歌词拨动了童年那根弦,真真实实地打动了我。”一位张卫的发小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

“年龄大了,曾经拥有的发小哥们情意难道也变淡了吗?”这是张卫和很多人的疑问,甚至同在一座城,却多久没见面了,儿时的那些亲密无间,似乎都只剩下了轮廓,张卫在记忆中努力地找寻出那些蛛丝马迹,“谁捅了马蜂窝谁被蛰哩疙瘩多 ,谁晚上尿了床白天就得少玩火,谁骑着大梁自行车扎过麦秸垛,谁哩作业最多谁就捞不着一起唱儿歌……”创作歌词时,张卫在键盘上敲出“给俺爷爷卷袋烟叶,听俺奶奶拉拉呱”这一行字,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对于张卫来说,写歌只写心里话,不为取悦别人,这是他一直坚持的音乐立场。对于这场演唱会,张卫非常看重,而且用心地筹备了很久很久,其间的艰辛不言而喻。这让我想起前段时间大鹏和乔杉主演的电影《缝纫机乐队》,一个为了梦想而走到一起的乐队,最终完成了自己的精彩一唱,虽然过程曲折,但是结局完美。而在荧屏外,大鹏还带领这个走到线下的正式乐队参加了南京森林音乐节,在江北的大舞台上唱了不少歌,包括电影中的《不再犹豫》。


大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其实我就是一个特普通的人,从小镇集安出来,北漂10年,有机会当上了导演,很努力,为了实现一个梦想。这就是我的真实写照。”

对摇滚的倔强,对感性的温暖,还有对理想的坚持,张卫同样足足蛰伏了十年。那个过程,可以说是在黎明到来前看不到光亮的黑暗,即使他明知道光明就不远了。这次,他定义为蝶变。张卫用行动告诉我们,他希望有更多的人去买票看演唱会,自己的好哥们买了票,甚至可以拿票根到他开的酒吧里喝酒,就算给他随份子了。支持一个健康的演艺市场,而对于他来说,做到坚持和专注,其他交给专业的人办,就真的够了。

可以预见,在12月31日即将到来的这场演唱会上,张卫会用怎样的状态去演绎《机器铃,砍菜刀》,会让“济宁的伙计们”如何走心?这首他唱了无数遍的歌曲,只有一次从头哭到尾,那就是张卫结束八年军旅生涯的时刻。

致敬坚持,致敬理想。坚守有时很寂寞,但也同样会收获不一样的甘甜。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专栏作者 马辉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0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0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