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参|普京还要再干6年?世界正重返“强人政治”时代!

外参|普京还要再干6年?世界正重返“强人政治”时代!

据法新社6日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将参加明年3月份的总统大选。普京称,他将在俄罗斯明年3月份的选举中寻求新的六年任期,将任职至2024年。他在下诺夫哥罗德的高尔基汽车厂说:“我将成为俄罗斯联邦总统提名候选人。

另据中新社6日报道,普京在出席“俄罗斯志愿者”颁奖仪式时说,“这对任何人而言都是责任重大的决定。”他问志愿者是否支持他参选,而莫斯科梅加体育场全场高喊“支持”。

近一段时间以来,有关普京是否会参加2018年俄罗斯总统大选的话题在俄国内引发高度关注,此前有民调显示,70%的受访者支持普京继续担任总统一职。而曾经担任过俄罗斯总统的俄现任总理梅德韦杰夫已经表示,将不会参加下次总统选举。

2000年,普京首度当选俄联邦总统;2004年,取得总统连任;2008年,出任政府总理;2012年,第三次当选总统。根据现行的俄联邦宪法修正案,普京此届总统任期将到2018年。

所以,截至目前,普京已任职3届俄联邦总统,而看目前的势头,他很可能会继续干下去,一个长达20年的“普京时代”在俄罗斯已经形成。

对于普京的政绩到底该如何评价,历来是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但所有观察者都不可否认的是,他显然是个“政治强人”。

“我不是普京的朋友,但我尊重他。因为他是一位强人……比我们的(总统奥巴马)要强有力得多。”去年5月,在一场大选辩论中,当时还是共和党总统竞选人的特朗普谈论了他眼中的普京。当主持人问“强人领袖”是否为赞美之词时,他回答说,“强”并不意味着“好”,“我能说出很多强人领袖和弱势领袖。我谈论这个问题时没有褒贬。”

很显然,特朗普是个“懂”普京的人,他从一开始就准确地对他做了定义:“强人”。而这种定义之所以精准,恐怕是因为特朗普与普京一样,也是个政治强人。

事实上,当今世界,从菲律宾到土耳其,从印度到俄罗斯,众多政治强人通过选举崛起。他们性格鲜明,行为果敢,有着领导并改变国家的远大理想,不过他们个性化的言行也常常引发争议。如特朗普所言,在西方的语境中,“强人”不是褒义,但它毫无疑问与西方标榜的民主制度存在着微妙的违和感:

曾承诺要将偏航多年的印度带回正道的莫迪就是一位。莫迪不久前入选美国《时代》杂志2017年全球最具影响力百大人物。印度知名作家潘卡吉·米什拉写道,在特朗普还远看不到成为总统可能性的2014年5月,莫迪当上了总理。这位印度教民族主义者绕过传统媒体,用推特直接与被全球化抛弃的大众对话,并承诺让印度再次伟大。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被认为是政治强人。他的超长时间执政在换首相如走马灯的日本已经成为了一个“奇迹”,据日本媒体报道,如果安倍在预计2018年9月实施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第三次当选,那么他就可能在2019年8月打破佐藤荣作的纪录,成为战后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

被认为有类似“强人政治”色彩的国家领袖,还有铁腕镇压政变、处决反对者毫不留情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靠军事政变上台、誓言恢复国家稳定的埃及总理塞西,向选民承诺要大杀一批毒贩、并在上台后顶住国际压力履行该承诺的菲律宾总统杜尔杜特等等。

有分析称,国际政治中“强人领袖”的回归其实已有段时日,2012年是一个转折点。那年5月,普京以总统身份重返克里姆林宫。同一年年末,安倍晋三在时隔9年后再次上台执政。翌年7月,埃及军队前首领塞西通过军事政变成为埃及新领导人。2014年,任职总理11年的埃尔多安当选土耳其总统。2016年,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在美国大选中逆转,战胜希拉里……不知不觉中,普京式的强人已经从俄罗斯扩散开去,成为一场世界浪潮。

“远大理想是新强人的共同点”,德国《每日镜报》曾如是总结称。的确,普京要把国家打造成“超级大国”;埃尔多安的目标是“新奥斯曼帝国”;安倍的口号是“美丽的日本”;特朗普的说法是“让美国重新伟大”。在这些炫目口号的加持下,强人们得以获得民众的支持,并利用这种支持突破所在国的一般政治常规,实现创新。

美国知名学者法里德·扎卡利亚曾在《外交》杂志上称,无论是特朗普的仰慕者和批评者,可能都同意他是与众不同的;在某些方面——比如名气和信口开河的能力——他不同寻常。强势,不拘泥于自由主义,敢言敢为——概括来说,就是个性突出。这个特点在普京等人的身上其实同样存在。

强人身上的共同点其实并非巧合,从本质上说,他们其实都属于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所称的“克里斯玛型(魅力型)”领导人。韦伯将领导类型划分为三类,分别为克里斯玛型、传统型和法理型。在韦伯的理论中,一个政体建立伊始,一般都是克里斯玛型领导人凭借其惊人的魅力统合国家、政体,而随着国家逐渐步入正轨,领导类型则将向传统型或法理型转变。

按照韦伯的理论,一个传统型或法理型出身的领导人,在没有获得足够支持之前,如果想要发挥出自己的克里斯玛(也就是试图通过宣传手段让自己光芒四射)将是灾难性的——他会因为“画虎不成反类犬”而沦为人们的笑柄,比如苏联领导人勃涅日列夫就属此类。但眼下,我们却看到大量的政治强人成批量地回归“克里斯玛型”统治。对此唯一合理的解释也许是:眼下全球范围的经济、政治困局帮助这些强人们获取了民意支持。

一个熟读历史的人会对这种国际局势感到似曾相识。早在上个世纪上半叶,世界上曾经出现过一波强人政治的浪潮,当时,无论是美国的小罗斯福、英国的丘吉尔还是德国的希特勒、意大利的墨索里尼以及苏联的斯大林,都无一例外的是这种“政治强人”。


二战期间,无论盟军还是轴心国,都是强人政治家当道。

政治强人的纷纷上台时可以说是对当时世界发展陷入危机的一种应激反应:人们对现状感到失望,因此呼唤出现强人。不过,这批被召唤出来的强人最终也激化了国际矛盾,引发了席卷全球的第二次世界大战。随着二战的结束,那个强人时代逐渐被终结了,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上一轮强人政治风潮在世界范围内才彻底消退。

眼下,强人政治正在重新回潮,它会为世界带来什么?让我们拭目以待。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王昱)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5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