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交通事故赔偿金终于要来了

8年,交通事故赔偿金终于要来了

8年,交通事故赔偿金终于要来了

    

    9月8日,青州法院执行局秦法官收到这样一条短信:“赔偿款我们已领走,8年的案子你们帮我执行下来,了却了我一桩心病,是你们让我从绝望中重生,让我相信公平正义是存在的,感激的话我不知道怎么表达,非常感谢你们。”看到这条短信,秦法官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一场车祸,亲友对簿公堂


短信发送者刘某原本是个家庭美满的农村妇女,然而8年前的一场车祸夺去了她丈夫曲某的生命,也改变了她的命运。

    曲某与其表哥崔某关系很好,崔某雇佣司机从事运输,曲某也偶尔会搭乘崔甲的顺风车。2009年初,曲某搭乘崔某的货车行至高速公路济南路段,货车司机随手拿起杯子喝水时,因未能及时发现前方低速行驶的重型半挂货车而与其追尾,导致曲某死亡。

    经高速交警部门认定,货车司机负事故主要责任,挂车司机负次要责任,曲某无责任。死者曲某家属因与货车及挂车方协商赔偿未果,而诉至济南历城区法院。同年8月,该院做出判决,要求崔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死者家属各项损失11万余元,货车司机因违反安全驾驶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判决生效后,崔某及其司机均未履行赔偿义务,鉴于两人住所地在青州,历城法院遂于当年将案件委托青州法院执行。


故意逃避,法院执行陷困境


而此时,崔某早已不见踪影,而其家人也称不知道崔某的去处,更糟糕的是,崔某名下没有存款、车辆等财产可供执行。但曲家说两家常年往来、知根知底,崔某有足够的赔偿能力,他的“一文不名”只是假象,钱一定被他转移了。

    秦法官等也曾多次蹲点守候或突击查找,但终究还是没有发现崔某。案件久拖未决,曲家便怀疑执行法官未尽心尽责,甚是怀疑法官与崔家暗中串通,话里话外时不时透露出牢骚与讽刺。作为申请执行人,曲家见案件执行毫无进展,便开始自发寻找崔某,但亲朋好友打听了好几圈,也是一无所获,这才渐渐打消了对执行法官的无端猜忌,然而话语中还是夹杂着不满。

    此后,经过法官的不懈努力,崔某雇佣的货车司机主动缴纳了3.5万元赔偿款。

一场车祸,断了两家三代人的亲情,为了剩余的8万余元赔偿款,两家甚至上演了谍战与反谍战的戏份,时间就这样走过了八年。


为了孩子,失信者终全额支付


进入今年9月,青州法院“百日执行攻坚”专项行动正进行得如火如荼。9月4日中午下班后,秦法官接到曲家的电话,说见到崔某正在水果店门口卸水果,他叮嘱曲家不要惊动崔某,然后立即召集他的执行团队,火速赶往崔家水果店,并将崔某抓了个正着。崔某说,他这几年都是来去匆匆,且不回家居住,卸下水果后便立即离开,如果执行人员晚来一步,他将再次消失。

到了法院,崔家还想将赔偿款压低一半,曲家坚决不肯,两家僵持了一个下午。从情况看,崔某却有逃避执行的行为,法院遂对崔某作出司法拘留15日的处罚,并提请研究将此案移送公安机关。然而,即便崔某进了拘留所,崔家仍坚持己见。

    秦法官想到了崔家的孩子。他劝诫崔家,如果崔某因逃避执行而留下刑事案底,将给崔某的儿子带来不利影响。当秦法官告知被录入失信黑名单的后果,崔家才充分意识到逃避执行的严重性。此后,两家经过协商,最终达成执行和解协议:由崔家一次性赔偿曲家9万元,曲家不在追究崔某的其他责任。

    三天后,曲家如数领到了赔偿款,认识到问题严重性的崔某也写下了具结悔过书,并被提前解除司法拘留,这起旷日持久的执行案件也终于落幕。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张焜 通讯员 安兆宝

0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0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