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口喝酒K歌之王孙宏斌这5年 可能与你听到的不一样

大口喝酒K歌之王孙宏斌这5年 可能与你听到的不一样

已经很少有孙宏斌这个级别的企业家,把自己的喜怒哀乐毫无保留地袒露在大众面前。

9月1日,香港港丽酒店,融创交出一份颇具竞争力的半年报。10天过去,很多人已经不记得那些销售数据、土地储备和负债率,但仍然记得孙宏斌的眼泪。

融创业绩会前一周,头顶老大光环的碧桂园有一份更惊人的业绩出炉,2.7万亿元可售资源,3.45亿平方米可售面积,5000亿销售目标——论数字,融创和碧桂园之间差了20个海航地产。

碧桂园业绩会的第二天,香港挂起十号风球,港铁停运、巴士收工、风雨大作、静候台风天鸽。不少内房股,比如华润置地,不得不把业绩会改为电话沟通会。

碧桂园人士感慨运气好。其实好企业都有相似之处,比如战略正确、持之以恒、决策果断,这些最终可能会反映为外在的运气。你可以看看碧桂园的增长曲线,2011年碧桂园销售额只有432亿,没有新大楼,没有出海,公司高层低调质朴,普通员工三军用命,7年之后,已经位列世界500强。碧桂园总裁莫斌在香港中环四季酒店说:不忘初心。

我觉得融创这些年讲述的也是一个不忘初心的故事。很多年前,孙宏斌回答一份普鲁斯特问卷,记者问他:你身上最显著的特点是什么?他说:目标感比较强。尽管孙宏斌和杨国强有着迥异的经历和公司战略,但在“执着”二字上殊途同归。

如果比规模,孙宏斌在香港发布会上说,“只做中高端产品,永远成不了第一名”。有朋友也问过他:你能不能说句真心话,你是不是还有当老大的心思?孙说:真的没有,我现在只希望能做自己喜欢的事。

乐视是扩张良机,是跨界良机,也是孙宏斌的兴趣所在。孙宏斌说:从投资乐视到现在,融创没有一件事做错。乐视如果换一种商业模式马上就能赚钱。

我很期待听到孙宏斌口中的贾跃亭,就像他曾评价绿城宋卫平、佳兆业的郭英成一样,风云际会擦身而过后,我们听到的只是传说,却永远不知道真相。大佬之间的关系通常半遮半掩,宋卫平在提起郁亮时说:我不了解他,先让他到杭州来和我喝一斤白酒再说。

大概从融绿合作开始,融创的发布会往往很热闹,因为孙宏斌敢说。这次也一样,在诸多常规问题之前,关于融创的规模、速度、利润和产品的各种战略已经很清晰。融创行政总裁汪孟德在9月1日的业绩会上宣布,2017年销售目标调整为3000亿。按照2016年的房企销售数据看,这意味着进入行业前四。

所有的问题都为了给乐视蓄力。驰援乐视被看做是孙宏斌投资生涯的一次重大考验,跨界本身就带有冒险性质,更何况遇到了四面楚歌的贾跃亭。

发布会前半程,孙宏斌拒绝了所有提问,他甚至生硬地打断了一个小股东的抱怨。他说,乐视的问题我到最后说。当这一刻来到时,你能感受到孙宏斌的满腹感慨,他竭力用一种平静的语气说出来,但随着他的叙述,他的情绪被自己点燃。

“老贾是少有的具备企业家精神的人,他是个有前瞻性的人。”孙说。这是提及贾跃亭时他的第一句话。然后他说到互联网电视和自制节目,这是如何一片蓝海。

什么是企业家精神?孙宏斌说,人都有成功和失败,我们应该容忍失败。企业家擅长抓住机遇,也敢于承担风险,这就是企业家精神。“老贾是个厚道人。但他失败了。”“他不应该烧供应商的钱,可以烧银行和投资人的钱,他的承诺没有兑现,这是他的失败。但他拿走的钱是他应该得的。”

不得不承认,直到现在,孙宏斌对贾跃亭本人仍抱有高度的宽容,这或许因为他也曾深入谷底。经历是企业家最宝贵的财富。福布斯富豪榜上排名中,62岁的王健林以1亿美元的微小优势领先88岁的李嘉诚,李的身后,是咄咄逼人的52岁的马云,但谁能否认李嘉诚还是比王健林或马云更具江湖地位,他对大势的判断和战略调整更具风向标意义?

贾跃亭从乐视网上市起就顺风顺水,其后的政治影响,资金链问题,供应商处理问题和多元化失误问题,也许不都在贾跃亭的计划之内。孙宏斌说:从今年1、2月份,我就让他把该卖的卖了,断臂求生、破釜沉舟,可贾跃亭连一根羽毛都不愿失去。“老贾还是没经历过事。”孙宏斌小声说。

而这种从巅峰到谷底的痛苦,曾贯穿过孙宏斌的创业史。

在孙宏斌眼中,贾跃亭的“没经历过事”和无法王健林相比,“你看老王,这是不在一个层次上的企业家”。

这场融创业绩会,注定要以乐视话题收尾。但没人想到孙宏斌会哭。

“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但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孙宏斌说这句话时,我正在看融创财报,现场轰然响起掌声,抬头看时,孙宏斌正摘掉眼镜擦去泪水。我特别看了一眼之前和孙宏斌发生争论的小股东,他也在鼓掌。

这次哭泣,像一场突如其来的高潮,之后孙宏斌陷入平静,抿嘴,目光交织于远方一处虚空。商场虚虚实实,但孙宏斌并不是一个善于表演者。5年前,我第一次采访他时,只要面对镜头,他的身体马上绷紧,像一张拉满的弓。我也相信,他的哭泣并非出于对失败的恐惧,除却巫山不是云,他没有那么担忧失去。他的眼泪一部分源自公众的误解,一部分出自对贾跃亭的同理心。世事如棋,商场无悔,他在冒险的同时,也一定做好了准备,迎接那些不可知的命运。

在这个行业越久,越觉得没有英雄。一个南方地产商告诉我,上市之前,他们老板也会半夜给媒体经营口的小姑娘打电话:老妹儿,出来撸串吧。但随着公司越来越大,地位越来越高,这种水灵灵的故事都销声匿迹了。这种真性情没什么不好,刻意文饰反而做作。

一个在融创待了17年的老员工说:能留在这里和钱没关系,老孙让每个人有成长和成就感,很容易就激情澎湃;这家公司司龄超过5年的高管超过52%,高管离职率是1%;曾经一个在联想时期就和孙宏斌共事的融创员工说,融创最大的公司文化就是“不装”。

孙宏斌在发布会上的动情落泪,就和他这么多年来的吃饭时大口喝酒、唱歌时大声嘶吼一样,不掩饰,不造作。

2012年7月,一个大雨如注的下午,我从东南五环外的亦庄横穿整个北京城,经地铁、公交加上黑车,终于来到西北旺。那时候,西北旺区域还没有成为中关村第二软件园,网易、腾讯、百度和新浪尚未大兴土木,目之所及,一派城乡结合部的萧索之意。

在西山壹号院(资料、团购、论坛)9600万的楼王里,我第一次见到孙宏斌。西山壹号院在那一年已经是北京的明星楼盘,也被视为融创可以做出好产品的案例,一个月之前,孙宏斌和宋卫平在上海宣布“联姻”,融创的产品营造能力在当时被很多人质疑。

聊天的前半段很不愉悦,我带了好几页采访提纲,全是问题和怀疑,比如融创的战略布局、市场判断、融资路径、合作伙伴选取等等等等,孙宏斌也绝不是一个好的采访对象,始终惜字如金。两个人听着样板间外的风声雨声尬聊。他说:我每天不到6点起床赶飞机,你见过我这么勤奋的董事长吗?我说:XXX(很有名气的豪宅开发商)也是啊。他说:XXX是谁,我不认识!

我那时候完全不了解孙宏斌,也不知道他曾经说过最理想的死亡就是在工作中、战斗中死去。这样的话,似乎不该出自一个商业大鳄、一个清华理工男之口。

这一年,融创的合约销售金额是356.4亿。

2年后的上海,孙宏斌在上千人的发布会上唱了周华健的《朋友》,唱到激动处,他蹲在舞台上拿话筒敲击地面——你可能会看到王健林在年会上唱《朋友》或《向天再借五百年》的视频,但这不会成为公开表演。这一年,融创借收购绿城之势,销售额达到658亿。

又是2年后,孙宏斌少见地为城市公司站台,在合肥,他说:以前这个城市没有豪宅,现在有了。当天晚宴过后,朋友们邀请他去唱歌,他依然不善拒绝。在KTV里静静抽烟,喝酒,极少说话,也不看手机。同去的下属们纷纷上来敬酒,自我介绍,他每每一饮而尽。后来在众人的怂恿中站起来唱了四首歌,其中两首是崔健的歌。《一无所有》和《一块红布》,居然还有一首2014年的新歌《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高音区很难唱,非撕心裂肺无法圆满唱完。这一年,融创销售额是1553亿。

很多融创员工都觉得,对一个2012年还只有京津沪渝杭五座城市的企业来说,这是值得骄傲的数字。这种蹿升速度得益于融创强大的执行力,更得益于孙宏斌的判断力。房地产企业从草莽到精细,并无多少创新基因和空间,但企业家的一些共性,比如好奇、敏锐、前瞻、决断、敢于挑战现状等,决定了这家企业的成长空间。一个一流的企业家,必然流淌着冒险的血液。

对已经习惯冒险的孙宏斌来说,他最大的敌人已经不是商业模式的兼容与否,或一场并购的成败得失,那些纠结当然重要,比如和万达签约前的半个月里,他在北京丽兹卡尔顿套房里足足抽掉五条烟。一旦下了决心,开弓没有回头箭。

他更在意的可能已经是——曾经有人问他,你认为你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他想了想说: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腾讯)

0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0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