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妇女50元被卖到乳山26载 边防民警助母子团聚

四川妇女50元被卖到乳山26载 边防民警助母子团聚


1月8日,在乳山市南黄镇南黄庄村,曾大娘老人得知在边防民警的联系下,儿子即将与她团聚,老人感动得泣不成声。


1月8日,在乳山市南黄边防派出所,曾大娘与儿子周先生相拥而泣。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从此母亲和孩子的心就牢牢系一起,哪怕造化弄人相隔千里,也会有相见的那一天。1月8日,被拐卖到山东省乳山市南黄镇南黄庄村并在这里度过26个春秋的四川女子曾大娘,终于在南黄边防派出所等到了前来寻母的儿子周先生,26载的追寻和牵挂终于圆满画上了句号,母子俩由衷地说:“是南黄边防派出所民警帮我们母子相认,一辈子都感谢他们……”


 集市被拐


 今年65岁的曾大娘原籍四川省大竹县。1991年,曾大娘赶集买棉花,和其他四位当地妇女一起,被卖棉花的人巧言哄骗,并经过数千里奔波来到乳山市。


 “我要买棉花做被子,卖棉花的人三十多岁,高个子,他告诉我可以去找更好的棉花,然后他就买了火车票带我们坐上了火车,走了好远的路,我晕车,还吃不下去饭……”这是曾大娘对自己被拐经历的全部记忆。曾大娘在家乡有过两段婚姻,前夫病逝后,她为了生计撇下她11岁的儿子周先生改嫁他乡,但第二任丈夫对她不好,动辄对她斥责和打骂。抱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心理,曾大娘曾想过就这样忍辱负重度过余生,却不想一念之差遭遇拐卖。


 曾大娘改嫁时,儿子周先生不愿跟随母亲改嫁,很快辍学在家,并独自艰辛讨生活。1991年,20岁的周先生外出打工前去见了一次母亲,1992年他春节返乡后,就再没见到过母亲的身影。思母心切的他,多年来利用打工间隙找遍了老家附近的城市和农村,期望还能和母亲团聚。


 50元卖到乳山


 据曾大娘回忆,人贩子带她们一路辗转来到威海,一行人在文登分为两拨,曾大娘被带到了乳山市南黄镇南黄庄村第三任丈夫李大爷家里。


 李大爷当时30多岁,上有四个哥哥,家境贫困,排行老五的他还未娶妻。村里有人把骗子和曾大娘带到了李大爷家里,并说只要拿出400元钱,就可以娶曾大娘为妻。李大爷的四哥告诉记者,当时的曾大娘因为晕车水米不进,经过长途颠簸已经被折磨得几乎没有人形,身材矮小的她头发花白、脸色焦黄,李大爷的父亲也认为她根本活不下来,不同意儿子花钱买下做媳妇。李大爷却发了慈悲,他想给曾大娘一个活命的机会,但因家里实在拿不出多少钱,经过和人贩子讨价还价,最后以50元的价格留下了曾大娘。“她进屋后,一头栽倒在炕上,好长时间都没能起来,肯定是受了很多罪。”李大爷的四哥回忆到。


 虽然家里不富裕,但李大爷真心对待曾大娘,把她当成自己的亲人一样,慢慢地曾大娘的精神好了起来,人也变胖了,李家也都从心底接受了这个外地媳妇。家里家外、上山下地,除了语言不通交流不畅,曾大娘慢慢变得和本地媳妇没有太大差别。因为和李大爷的感情非常好,曾大娘打消了回四川老家的念头。


 曾大娘没有上过学,钱都不认识,虽然心里牵挂老家的儿子,但根本不知道如何和儿子取得联系,只能经常在电视上看四川新闻来安慰自己,默默祝福儿子能过得更好。李大爷的四嫂和曾大娘接触比较多,说曾大娘老实本分,与人为善,街坊邻居知道她日子过的不容易,平时谁家大人孩子有穿小穿旧的衣服,都会主动拿去送她。曾大娘的名字大家都听不懂,都跟着四嫂叫她“小五”。


 李大爷2014年患上食道癌,一查出来已经是晚期,临终前他拉着曾大娘的手,希望她能独自好好地生活下去。曾大娘在被拐之前已经结扎没法生育,现在李大爷离去,仅剩下她孜然一身,非常孤独,常常想起远在四川的儿子,独自默默流泪。


 儿子接到警方电话以为诈骗


 26年里,曾大娘一直是“黑户”。因为没有户口,她无法申请低保、不能参加医保,也无法像其他村民一样享受本村村民应得的福利,四哥夫妻俩也是有心无力。去年底的一次走访中,南黄边防派出所民警王志刚了解到曾大娘的事情,得知她在四川大竹县老家还有一个儿子周先生,于是决定帮她寻亲,还原她的真实身份,了却她平生夙愿。


 王志刚通过公安网全国人口系统搜索曾大娘提供的县名镇名和亲人名字,并在当地派出所的配合下联系到了周先生。多年来寻找母亲未果,周先生已经意识到与母子相见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接到王志刚电话时,他惊讶得根本无法相信,最初他认为是接到了诈骗电话,先后两次挂断手机。但是王志刚锲而不舍,反复向周先生讲明自己是边防警察的身份。最初周先生不相信26年杳无音讯的母亲怎么会在数千里之外的山东乳山,但心中的犹疑终究抵不过对母亲的思念和祈盼,周先生向王志刚表达了找回母亲的意愿和决心,并在王志刚的帮助下和曾大娘通过手机微信进行视频聊天。自11岁目送母亲改嫁他乡,周先生此后最多一年才能见到母亲一两次,他实在无法将视频中的老妇人和记忆中的母亲联系起来。曾大娘却在通过视频看到周先生第一眼,就抱着手机泣不成声:“他就是我的儿子……”


 家里其他人都劝周先生小心谨慎,不要因为寻母上当受骗,周先生却在心里笃定对两地警方的信任,他不想因为自己的犹豫而错失母子相认的机会。据边防民警王志刚介绍,虽然曾大娘一口咬定周先生就是她的儿子,周先生也打算赶赴乳山市一探究竟,但由于电话沟通不便、语言不通、年月已久等原因,王志刚和同事还是做好了两手准备,曾大娘母子团聚固然皆大欢喜,即便曾大娘不是周先生的母亲,他们也会继续想办法帮助他们各自实现寻亲梦想。


 让母亲好好度过晚年


 1月8日早上,王志刚拨通周先生的电话,得知他已经在赶来乳山市的车上,于是着手安排母子相认事宜。


 在南黄庄村的家里,曾大娘像往常一样喂鸡、喂狗、收拾房间。炕上有一包行李,是她和周先生视频后就收拾好了的,她已经好几天无心茶饭,就等儿子前来接她回四川老家。已经26年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曾大娘表示想穿身新衣服迎接儿子,王志刚自己拿出500元钱,带曾大娘来到南黄镇的服装超市选购衣服。穿着新衣服的曾大娘掩饰不住眉宇的喜色,安静地坐在南黄边防派出所会客室,等待着儿子的出现。


 中午1点多钟,王志刚在乳山汽车站接到了周先生,在从汽车站赶回边防派出所的路上,周先生向大家讲述了他的家庭遭遇。他的母亲生过四个孩子,周先生是老四,他的一个哥哥和两个姐姐都是三四岁时不幸夭折, 在周先生还是懵懂少年时,他的父亲也突发疾病离开人世。11岁时,他的母亲固执己见要从大竹县团坝镇远嫁到山区,周先生认为团坝镇靠近县城,不愿随母亲改嫁进山,周先生反复央求母亲不要改嫁,狠心折断了母亲手里的折伞,并追出了母亲5里地,他曾经认为母亲太狠心。说到此处,46岁的汉子忍不住热泪盈眶。爷爷奶奶早已离世,周先生是靠家中仅存的三千斤稻米和一亩稻田,糊口度日,长大成人。因为家里太穷,他盖不起新房不能取妻,至今周先生还是单身一人,常年外出打工度日。后来他知道母亲在第二任丈夫那里过得并不好,母亲每隔几个月也会下山看看儿子,随着慢慢长大,周先生渐渐读懂了母爱,也时刻牵挂着母亲,母亲失踪后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和曾大娘视频后,他还把曾大娘的照片发给老家的亲戚朋友们看,大家都说很像他的母亲,于是当再次接到边防民警的电话时,他直接从打工的汕头市辗转赶来。


 周先生出现在南黄边防派出所会客室门口,曾大娘很快站了起来,两个人竟像陌生人一样礼节握手、彼此上下打量。一起落座后,周先生询问曾大娘家乡地址、亲朋名字,曾大娘都毫不犹豫地一一答出,周先生旋即表示:曾大娘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他在曾大娘面前双膝跪下,表达自己迟来的歉意,曾大娘紧紧抱住儿子,母子俩泪如雨下……


 周先生说自己2014年就在青岛打工,原来母子俩曾经近在咫尺,可惜没有缘相认。随后周先生给老家的表姐打去电话,告诉她没有受到诈骗,自己在南黄边防派出所已经见到母亲,让他们放心。周先生的小姑也和曾大娘通了电话,经过小姑的询问,进一步确定了曾大娘就是周先生的亲生母亲。


 周先生当即表示要带母亲回四川老家,以后无论去哪打工,都要带着母亲,好好孝顺她,让她好好度过晚年。“有妈才有家啊,只要和母亲在一起,我就感觉很幸福!”周先生眼含热泪说到。


 曾大娘紧紧拉着儿子的手幸福的眼泪止不住地流, 35年来,她离开儿子追求幸福,却未曾想到了老年能真正给她幸福是她的亲生骨肉。“我太开心了,知道儿子要来接我,这几天我激动的饭都吃不下”,曾大娘高兴的心情溢于言表。


 据王志刚介绍,曾大娘是在南黄边防所开具一份无户籍证明,然后去老家派出所核实户籍档案,就可以重新办理户口,享受和当地居民一样的合法权利。


 1月9日,周先生在南黄边防派出所为母亲开具无户籍证明后,然后带母亲来到青岛,当天下午坐上了青岛至成都的火车,坐在火车上,周先生的眼前又浮现出当年的情景,一个11岁的少年,紧紧拉着母亲的手:“妈妈,您别走,长大后我养活您……”,转眼已过35个春秋,他苦苦期盼的母亲终于要和他回家了,这份家的温暖他等待的如此漫长,想到此处泪水又一次模糊了周先生的双眼……

0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0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