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参|挖坑灭火两不误,为怼特朗普,奥巴马也是拼了

外参|挖坑灭火两不误,为怼特朗普,奥巴马也是拼了

当地时间1月10日晚,即将卸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老家芝加哥发表了告别演讲。除了历数八年任期的政绩,直面社会顽疾之外,奥巴马还不忘提一句大国关系:“俄罗斯或者中国等其他国家无法匹敌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除非我们自己放弃这种影响力……”

自去年11月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美国政坛进入过渡期。两个月来,奥巴马一边在对俄关系上接连开炮,试图将一个烫手山芋般的美俄关系交给特朗普;一边又多次在对华关系上灭火,希望将特朗普在台湾问题上惹得麻烦降到最低,试图延续美中关系的平稳过渡。

1月10日,奥巴马在芝加哥发表告别演讲时擦拭泪水。

奥巴马与克里同日演讲

对中国判断却略有不同

芝加哥,是奥巴马政治生涯开始的地方。1月10日,他发表告别演讲的地点,距离他八年多前首次赢得大选时发表当选演说的地点不远。

经历八年政治轮回,站在当初起点处的奥巴马,面对的国际格局早已换了容颜。在告别演讲中,奥巴马说:“……俄罗斯或者中国等其他国家无法匹敌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除非我们自己放弃这种影响力……”

真是这样吗?

在以叙利亚危机为代表的中东局势中,奥巴马的“收缩”政策事实上削弱了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反倒成全了俄罗斯在中东的强势回归,以及中东域内地缘政治版图的重构;而亚投行、“一带一路”战略,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话语权的提升,无一不反映出中国国际影响力的显著提升。

即便美国不放弃其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也不得不承认和面对其他重要国际力量的崛起,以及由此带来的国际政治和经济格局的新变化。

1月10日,克里在美国海军学院发表演讲。

或许,即将卸任国务卿的克里1月10日在美国海军学院的演讲道出了现实:“我们(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和最大的经济体,但中国仅凭其体量将最终获得这一地位。”

如果说奥巴马作为总统,卸任前“唱高调”鼓士气的话,作为奥巴马第二任期美国外交政策的第一执行者,克里的说法更符合基于现状的判断。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回应:

一国影响力自己说了不算

对于奥巴马在告别演讲中的有关内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1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就相关提问作出回应,称一个国家在国际事务中发挥了什么样的影响,应当由国际社会多数成员来评判,而不是自己说了算。

“可能我们和美方的思维框架不太一样。中国一向主张国际关系民主化,所以在谈论我们与外部世界的关系时,更多考虑的是中国自身发展,我们可以向国际社会和其他国家提供更多国际公共产品、作出更多贡献,而不是我们对其他国家的影响力。”陆慷说。

“如果非要谈影响力,按中国人的逻辑,一个国家在国际事务中发挥了什么样的影响力,也应当由国际社会多数成员来评判,而不是自己说了算。”陆慷说。

奥巴马嘴上说平稳交接

实际一边挖坑一边灭火

奥巴马的告别演讲,一开始寒暄并感慨了几句。但随即话锋一转,称“我将确保权力和平过渡。”

然而,现实却是:奥巴马公开指责俄罗斯黑客干扰美国大选,且直指普京是“幕后黑手”,追加对俄制裁,驱逐35名俄罗斯驻美外交人员……

奥巴马如此卖力地加剧美俄关系对立,为的就是给特朗普上台后改善美俄关系增加难度,通过这种方式向特朗普施压,以保持美国现行对俄施压的整体态势。在某种程度上,保持对俄罗斯的压制也算是奥巴马的一份遗产。

相反,面对特朗普当选后在台湾问题上频繁挑战中国底线的鲁莽做法,奥巴马政府曾在短短几天里三次表态,称美国政府将坚持一个中国原则。

此外,在过渡期内,奥巴马政府在南海问题上的调门降了不少,反倒是军方时不时出来吼两嗓子。处于政权交接的特殊时段,政府无暇他顾,军方则再次试图拿“中国威胁论”向新总统要价,敦促特朗普履行增加军费的竞选承诺。

就算是握个手,奥巴马与特朗普的脸上也都写满了不情愿。

鉴于过渡期内奥巴马与特朗普的“不愉快”,在告别演讲中,奥巴马在演讲开始冷冰冰地说:“……我的政治团队将确保此次换届过程非常平稳,就像当初(小)布什总统把权力交接给我一样……”

可就在去年12月28 日,特朗普在推特发文,矛头直指奥巴马,称“ 我正尽力不被奥巴马的煽动言论和设下的障碍所影响,我本以为这(政府交接)会是个平稳的交接,结果根本不可能!”

奥巴马不同于两位前任

没有向继任者送上祝福

八年前,2009年1月15日晚,即将卸任美国总统的小布什,在白宫发表了告别演讲。一开篇,小布什就对5天后正式上任的奥巴马送上祝福:“……我即将把我的工作交由你们心目中的理想总统,奥巴马!能够接受全美人民崇敬的人,必须能够为你们,为这片土地带来希望……我渴望与美国人民一道为奥巴马,他的妻子和两个漂亮的女儿送去美好的祝愿。”

虽然小布什与奥巴马分属共和党和民主党,但这番讲话多么热情洋溢。在通篇讲话最后,小布什还说道:“天佑奥巴马!”

卡特、克林顿、奥巴马、小布什(从左至右)这几位美国前任或现任总统在一起的画风其乐融融。

16年前,2001年1月18日,即将离任的克林顿同样在白宫发表了告别演讲。在演讲末尾,克林顿说道:“希拉里、切尔西和我同所有美国人民一道,向即将上任的(小)布什总统、他的家人及新政府致以衷心的祝福,希望新政府能够勇敢面对挑战,高举自由大旗在新世纪阔步前进。”

当时,政权同样是从一位民主党总统手中交接给共和党人,但整个画风却甚为和谐,与今日之“奥特互撕”行程鲜明反差。奥巴马在告别演讲中,感谢了妻子米歇尔和两个女儿,感谢了副总统拜登等人,但通篇没有祝福特朗普的话语。

值得注意的而是,克林顿和小布什的告别演讲中,都提到了一个人——托马斯-杰斐逊。小布什说,“托马斯-杰斐逊曾写到:‘相比于过去的历史,我更喜欢未来的梦想。’随着我马上要离开白宫,我赞同杰斐逊这样的乐观精神。”可见,经历过“9·11”的“战争总统”小布什是多么如释重负。

克林顿则说道:“托马斯-杰斐逊在他的就职演说中告诫我们结盟的危害。但在我们这个时代,美国不能,也不可能使自己脱离整个世界。”虽然这是克林顿16年前的讲话,但放在今天看,似乎是在给今天的美国和特朗普本人提个醒。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赵恩霆)

2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7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