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研究】何伟文:特朗普想让美企撤出中国?逆经济规律而行,必败!

【中美研究】何伟文:特朗普想让美企撤出中国?逆经济规律而行,必败!

何伟文:特朗普想让美企撤出中国?逆经济规律而行,必败!

作者:何伟文,前驻旧金山、纽约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来源:中国日报;人大重阳

微信平台编辑:周悦

编者按 :近期,特朗普宣称要让在华企业“迁回美国”,试图强行将中美经济“脱钩”。这一行为既不符合世界潮流也违背经济规律。那么,未来中美经济关系该将如何共存与合作?今日,人大重阳君为您解读“美企撤出中国和中国被脱钩都是伪命题”。

美国领导人8月23日周五突然宣布,命令美国企业撤出中国,或迁到其他地方,或回迁美国。 命令一出,再次引起美国企业大哗。 他不会不知道,这个命令多么缺乏常识。 周末一过,美国会员制连锁巨头开市客立刻给他补了一课,其上海首店开业被挤爆。 原来美国企业在中国投资和经营,是市场驱动的结果,行政命令没有作用。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8月29日报道,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负责人克雷格·艾伦在华盛顿对记者说: “我们的成员长期待在中国。 没人考虑过早离开。
艾伦驳斥了对两个经济体会迅速脱钩以及即将撤出中国市场的担忧。 97%的受访者说,他们在中国的业务是盈利的。 他说: “我们没有看到很多证据表明我们的成员正在离开中国——相反,在中国的投资是健康的。 大多数在那里的美国企业明白,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仍将是全球增长的主要引擎之一。

美国企业总体不可能撤出中国

根据中国商务部统计,美国在华企业2016年在华销售收入约6068亿美元,利润超过390亿美元。如果美国企业撤出中国,这些将基本失去。
通用汽车公司在中国成立了10家合资企业。 2018年在华销量364万辆,占其全球销量840万辆43.3%,超过其美国本土销量(300万辆)。 通用的口号是: 在哪里销售,就在哪里生产。 由于其欧洲子公司欧宝已经授给法国PSG公司,通用在全球只有两个大市场: 中国与美国。 8月25日,特朗普在推特中强硬要求通用关闭在中国的工厂,回迁美国。 但撤出中国,意味着失去364万辆这个第一大市场。 因为在美国本土生产再销往中国将无竞争力。 而且通用一旦撤出,中国用户很可能不买其产品,转向德系、日系和韩系等汽车,替代将不难。 因此,通用规模将缩小成年销量480万辆,退居世界第二阵营,这意味着生存危机。

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30日发布推文,再次喊话通用汽车,询问后者是否应将业务转移回美国

波音2018年全球销量806架民机,其中对中国销售233架,占28.9%。 波音飞机材料和部件加工分布在全球66个国家和地区。 其中中国承担部分部件生产已有30年,波音在中国成立了7架制造、维修和服务公司。 目前全球有1万架波音飞机使用了中国生产的部件。 波音撤出中国,意味着失去近30%的销量,和新飞机组装困难的危险。 此外,由于波音737-MAX停飞,波音计划将大批737-800客机改货机,今年5月决定在中国增设737-800客改货机生产线。 如果撤出中国,这些项目也将取消。 波音无疑也将陷入生存危机。
2018年,苹果销售额达到2200亿美元,利润595.31亿美元,销售利润率高达27.1%。一个重要原因是大批手机和iPhone 在中国组装和对中国销售。截至2017年,苹果iPhone的中国用户为2.43亿,为美国用户1.34亿的1.8倍。根据高盛公司2018年的研究报告,如苹果公司将生产与组装全部移到美国,其生产成本将提高37%,苹果将不再是世界最赚钱的公司。那样,苹果机的价格竞争力将大大下降。而中国用户很可能转为使用其他品牌,特别是华为。失去中国市场,苹果也将陷入生存危机。
2018年,美国十大半导体公司对中国市场的销售依存度依次是:天空方案(Skyworks Solutions)80%,高通63%,美光52%,博通50%,英特尔23%。如果撤离中国,它们的全球销售规模将大大缩小,因而将无法获得足够的利润支持巨额研发费用。而没有为世界前沿技术的巨额研发,它们也将出现生存危机。
美中贸委会2019年8月份最新发布的其会员企业在华经营白皮书显示,97%的会员企业在中国实现了盈利,与2018年相同。其会员企业在中国盈利与全球其他地区盈利比较的结果是:2019年(上年实绩)46%的企业在华盈利水平超过全球其他地区,高于2018年的38%和2017年的31%,达到2011年以来最高水平。32%的企业在华盈利水平与全球其他地区持平,与前两个年度(均为33%)相若。二者合计,2019年为78%,而2015至2018年各年依次是61%、64%、64%和71%。即逐年提高。
白皮书还显示,虽然比2018年有所下降,仍有82%的会员企业将中国列为首要或前五位投资目的地。
上述案例和调查显示, 中国市场是美国企业在全球布局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虽然不排除个别企业个别项目上转移其他地区,但 中国作为拥有14亿人口和13.6万亿美元经济规模和世界最大的中产阶级群体的巨大市场,特别是每年贡献全球GDP 增长30%的巨大前景,是美国工商界不可能放弃的。美国企业界撤出中国,只是个伪命题。

全球化大生产规律不以人们主观意志为转移

美国企业在华投资和经营,只是跨国公司全球产业链的形成和发展的一个缩影。 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指出:“资产阶级由于建立了世界市场,便使一切生产和销售都国际化了。”从地理大发现开始,历经世界第一次、第二次和第三次工业革命,经济全球化的形成和发展过程,就是生产力的不断发展,导致生产规模不断扩大,分工不断细密,贸易、投资、技术转移和人才流动日益跨越国界,日益全球化的过程。
它的根本动力是生产力的发展,而后者的根本动力是科技的进步。
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近历史依然继续证明这一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2019年世界投资报告》,截至2018年底,世界跨境直接投资流出总存量为309749.31亿美元,比2010年底增长52.5%。其中来自美国的直接投资流出存量为64746.90亿美元,占全球20.9%,比2010年底增长34.5%。其主要载体是跨国公司的全球投资布局。

《2019年世界投资报告》
该报告列出了世界100家跨国指数最高的非金融跨国公司。其中美国19家,依次是雪佛龙、埃克森美孚、苹果、通用电气、道氏/杜邦、强生、亚马逊、微软、福特、辉瑞、IBM、沃尔玛、联合技术、英特尔、宝洁、阿尔法、蒙德莱斯、甲骨文和通用汽车。按照海外资产、海外销售和海外雇员占全部的比重综合计算,得出跨国指数。这19家公司跨国指数最低的是通用汽车,为26.7%,即海外资产、销售和雇员平均占该公司总额26.7%。这样低的指数尚且在中国有这么大的投资和产能,其他公司就更突出了。苹果公司跨国指数为49.9。其中海外销售额1675.34亿美元,比美国国内销售额980.61亿美元高出70.8%。通用电气公司跨国指数为56.9,总资产3091.29亿美元。其中海外资产达到1346.37亿美元,占43.5%;海外销售占总销售额61.5%。据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统计,2017年,美国跨国公司全球雇员总数为4250万,比上年增加0.4%。其中国内母公司雇员2810万,增加0.2%;海外占多数股(不算占小股的合资公司)的子公司雇员1440万,增长0.9%。过去20年来,国内母公司雇员总数在全球雇员总数中的比重从1999年的75%下降到2017年的66.1%,海外子公司雇员比重则从25%增加到33.9%。2017年实现增加值共计5.3万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0%。这个增长全部来自海外子公司(总额1.4万亿美元),国内母公司增加值(3.9万亿美元)是下降的。
以上事实说明,美国跨国公司和各国跨国公司一样,所有资源、材料、劳动力、技术和资金的获取,生产加工的进行和产品的最终销售,都是世界性的。 它们必须在全球实现最佳配置,以实现最大利润。这是不以人们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因此,这不难解释,为什么它们在华有巨大业务,而且在华业务又是其全球产业链的一个有机部分或环节。2018年11月,通用汽车宣布关闭在美五家工厂,转到中国设厂。因为北美乘用车市场已无前途,转而生产皮卡等,而中国和东南亚乘用车需求还有巨大发展空间,因此决定布局从美国转到中国,其零部件配套供应链也相应在中国增设。这是客观规律所致。美国领导人没有考虑这些,只是从有利于其个人政治需要(选票)为出发点,要求撤回美国,当然不符合客观规律,因此没有用处。

中国不可能“被脱钩”

美企撤离中国,仅是美国领导人和少数缺乏经济常识的鹰派人物鼓吹中美“脱钩”,即把中国“踢出全球供应链”的第一步。 第一步没有可能,中国“被脱钩”也就无从谈起。但中国不可能”被脱钩“,还有全方位的进一步理由。
  • 撤离中国,美国跨国公司去哪里投资?

转到越南?不错,近年来越南吸收外资形势很好。来投资的有不少美国公司,但更多的还是中国公司。美国如果把在华投资转到越南,有四个至少中期内无法逾越的障碍。 第一,经济规模小, 2018年越南GDP为2450亿美元,相当于中国2%。经济规模小即市场小,无法满足美国跨国公司规模化经营需要。 第二,工业门类不全,产业链不完整。 世界上只有中国具备联合国分类的所有工业部门,即39个大类,191个中类和525个小类。因此在越南投资只适合产业链短,涉及原料及零部件不多的行业,不适合技术复杂的大规模生产。 第三,理工科毕业生不足。 中国每年理工科毕业生数倍于美国,越南因为人口规模只有中国的7%,高等教育发展程度也远不及中国,因此很难满足美国跨国公司投资的人才需要。 第四,基础设施落后。 没有发达而完善的基础设施,产业链很难贯通,产品的国际竞争力也大受影响。

印度工厂
转到印度?也是不错的选择。与越南相比,印度有足够的人口规模和大得多的经济规模,2018年实际利用外资达到377.6亿美元,相当于中国(1400亿美元)的27%。 但印度工业落后,产业链不完整相当突出。 基础设施不适应全球化大生产的矛盾也很尖锐。 印度还有一个越南不及的缺点,即各邦法律法规不统一,官僚主义严重,手续复杂。这些都是美国企业投资经营的重大障碍。
回迁美国?这虽然是美国领导人的命令,但美国制造业已经很久振兴不起来了。2019年7月工业生产指数为109.2(2012年为100),同比微增0.7%。其中制造业指数104.7,同比下降0.5%,还没有恢复到金融危机前水平,仅相当于2007年水平的96.0%。2019年7月,工业生产和制造业生产的设备利用率不仅都没有恢复到金融危机前水平,甚至低于1990-91年衰退时水平。富士康宣布投资100亿美元在美投资设厂,每创造一人就业,需要政府补贴43万美元。显然,美国经济已经走向空心化,投资实体经济前景不看好。
因此,对美国企业来说,投资中国的确是很好的选择。
反过来,如果美企撤出中国,对中国利用外资总规模影响很小。据中国商务部统计,截至2018年底,美国对华实际投资累计为851.9亿美元。占我实际利用外资总存量4%左右。2018年当年美国对华实际投资金额为26.9亿美元,占当年我非金融领域实际利用外资总额1349.66亿美元2%左右。即便美企投资归零,来自亚洲、欧洲等其他地区的投资将轻易填补这一空白。
  • 美国并不控制世界高科技产业链

据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公布,2019年上半年美国高科技贸易有565.01亿美元逆差。 其中出口1796.53亿美元,进口2361.54亿美元。 说明其本身技术领域不完整,对进口依赖程度相当大。 分行业看,航空航天是顺差大户,出口678.59亿美元,进口308.94亿美元。 电子、新材料和柔性加工略有顺差。 但在信息通信领域有巨大逆差,达到695.12亿美元。 在生命科学、生物技术、光电、核技术领域也有逆差。 分国别和地区看,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逆差主要来自爱尔兰,信息通信技术逆差则主要来自中国、马来西亚、墨西哥、日本、韩国和台湾省。 即便在顺差巨大的航空航天领域,对法国和德国也有少许逆差。 这是因为许多部件、组建和关键设备仍需要从欧洲和日本进口。 一般认为,因737-MAX问题给波音带来巨大挫折,是空客的机会。 其实不完全是,波音飞机很多关键设备和系统来自法国,因此波音受挫,对法国未必是好事。 这说明,世界高科技领域的产业链是全球的,美国并不是主宰。
与此一致,我国高技术和高技术产品的进口,来源也相当多元化。 其中美国占我技术进口大约30%。 高端设备进口比重则更低。 2019年上半年,我国集成电路进口额达到1376.20亿美元,但美国官方统计显示,同期美国半导体及相关元器件对华出口额为94.31亿美元。 因此,简单地认为美国可能把中国“踢出”世界高科技产业链的看法,没有客观依据。
  • 世界贸易重心不在美国

根据世贸组织数字,以2018年四季度为截面进行分析。 世界进出口合计9.74万亿美元。 其中北美15480亿美元,占15.9%; 欧洲34400亿美元,占35.3%,亚洲35330亿美元,占35.9%。 亚欧合计占71.2%,为北美4.5倍。
2018年我国对外贸易地域分布中,亚洲占我对外贸易总额51.5%,欧洲占18.5%,北美15.1%。亚欧合计占70%,为北美4.6倍,与世界地缘贸易格局大致相当。亚欧美三大区域中,欧洲域内贸易比重超过60%,亚洲域内贸易超过50%,美国与北美邻国域内贸易仅占其外贸总额三分之一,对亚太地区贸易额则占60%。因此相比亚欧,美国更依赖域外贸易。 撤回美国的方针,反将使之“被脱钩”。
从世界贸易地缘格局看,根据WTO相关分析,1995年大致有三个中心,即美国中心、德国中心和日本中心。二十 年后即2015年,美国中心依然存在,但对亚洲特别是中国的依赖程度大大提高。 德国中心弱化,日本中心让位于中国中心。 在这个世界贸易大格局下,把中国“踢出去”,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做到,包括美国。

数字经济智库

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

为了更好的服务数字中国建设,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加强数字经济建设过程中的理论交流、实践交流。来自中国数字经济以及“一带一路”建设领域的专家学者们成立了数字经济智库,为数字中国的建设添砖加瓦。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担任名誉院长,知名青年学者黄日涵、储殷等领衔。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是数字经济智库旗下的专门平台。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0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淘宝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