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储藏室

“消失”的储藏室

  本报3月11日讯(记者 宋少双 实习生 王振兴) 近日,家住胜利乡梅家村的石先生和妻子拨打本报热线电话反映,夫妻二人于2013年从垦利区“帝纱·富仕城”小区购买了一套期房和一间10多平方米的地下储藏室。2015年,房子交了钥匙,但这期间,他与妻子一直在新疆打工。直到2018年,石先生准备将此房收拾给儿子结婚用时,才发现当初所购买的地下储藏室竟变成了开发商的配电室。这让石先生非常糟心,“不管干什么用,总得征求一下业主的意见吧!”

  3月9日,记者在垦利区“帝纱·富仕城”小区见到了石先生。石先生拿出了当时的《商品房预售合同》,记者看到房屋的“出卖人”为“山东柳桥帝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合同上还标明储藏室“预测建筑面积共10.15平方米,其中,套内建筑面积4.94平方米,公共部位与公用房屋分摊建筑面积5.21平方米”。石先生说,他当时是以两千五六一平方米的价格购买了1-24储藏室,“这个在合同里也写得清清楚楚”。

原来的储藏室变成了配电室 本报记者 宋少双 摄

  对于自己的储藏室为何变成开发商的配电室,石先生很不解。“2015年,房子交了钥匙后,我们也查看过地下储藏室,不论是位置还是大小,我们都特别满意。由于前几年忙着在外地打工,就没顾上装修。”石先生说,等到2018年从外地回来装修时,一看自家的储藏室,他傻了眼。“我家的储藏室连门都没有了。里面全是配电设备,还有密密麻麻的网络光缆。”

  于是,石先生找到开发商想解决此事,石先生说,开发商给出的答复是,可以给为其更换一个储藏室,并减免三年的物业费。“但新储藏室位置相对偏远,实用面积比之前的储藏室少了两个平方米。”对于这个处理结果,石先生很不满意,他表示三年物业费与自己的损失相比简直杯水车薪,如今与开发商负责人面对面的交涉是石先生一家最基本的诉求。当记者来到售楼处想向开发商了解情况时,前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关于此事的相关负责人都已经有事出去了,而记者想继续咨询时,工作人员表示一概不知。

  针对此事,九竹律师事务所的熊律师表示,如果事情真如石先生所说的那样,那么就是开发商违约在先,石先生一家可以走法律援助程序,以违背合同的名义起诉开发商。此事的后续情况本报会持续关注。

1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3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