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照浓浓年味,是翻花子的甘甜脆口

日照浓浓年味,是翻花子的甘甜脆口

春节临近,最有年味的莫过于让人眼花缭乱、口水直流的各类美食了。在日照过年,除了海鲜和肉类,人们还喜欢制作各式各样的面点:馒头、发团、花卷、枣山、饺子以及各种油炸的点心。其中,翻花子就是比较常见又很好吃的面食之一。2月4日,记者在自己奶奶家,再次体验了制作做翻花子的过程,感受那份浓浓的年味。



奶奶全名叫王新凤,过了这个年,就84岁了。每年过年,奶奶家的年味总是最足的,发团、花卷、饺子、枣山、糕、花馒头、翻花子、汤圆等等,奶奶样样都会做一些。而在所有的面点中,因为对制作手艺要求高,翻花子往往是最为“稀有”的,只有年三十、初一、初二家里人多的时候,才会用大盘盛着端上桌。

翻花子不少地方也叫炸股子,根据制作原料一般分两种,一种是鸡蛋加面粉制作,另一种是糯米加面粉。奶奶常做的是后一种,因为糯米做的翻花子炸出来,不仅俊俏,口感也是松脆香甜。



奶奶说,制作翻花子的过程其实不难,好吃不好吃关键在于对制作细节的把握。她边做边跟我说,第一步,需要把糯米粉加水搅拌,“加水加到糯米粉用手一握能成团松手就散了正好,不干也不湿。”然后放锅中蒸熟,蒸熟后加入少许面粉,“喜欢吃脆的就少加面粉,喜欢口感硬一点的,就多放一点面粉,但面粉不要放过多,多了影响翻花子‘发’大。”奶奶说道,一般糯米粉多炸出的翻花子口感香脆微甜,最受大家欢迎。

配料掌握好了,接下来的捏制过程也至关重要。由于奶奶年事已高,常常乏力,所以今年来帮忙制作面点的团队分外庞大,有姑姑、婶婶、我妈,甚至我表妹也参与其中,奶奶指挥,各自分工。

面团揉好后,奶奶指挥着婶婶用擀面杖将面团擀成薄薄的面片,再由其他人将面片叠成双层,在上面用刀划出两到三道竖直的口子,拿起一端,从口子里面递进去,再翻到前面,一个个漂亮的翻花子就完工了。将做好的翻花子放好自然风干后,就可以上锅炸了。



由于参与制作的人数众多,自然做出来的水平也是参差不齐,看着窗台上摊晒着的翻花子,奶奶显然有点不太满意。她说,好的翻花子炸出来很像一朵全部盛开的花,不仅漂亮、舒展,吃起来还薄脆、甘甜、不腻口,说着便指着一个看起来有点挤在一起的花子,表示这个薄厚不均,“花瓣”也没翻好,“这次的面就‘发’的有些硬了,炸出来估计花子也不会太舒展。比我年轻时做的差太多。”

之所以如此讲究,是因为奶奶儿时家境贫困,能在过年时吃上几个翻花子就是天大的美事,“过去老百姓一般不轻易炸它,因为料贵,舍不得,只有家里办喜事或者过年时,才炸上一些招待亲朋好友。”

没过两天,我接到了奶奶的电话,通知翻花子炸好了,可以来“偷嘴”了。进门儿,我便瞅见老太太那喜滋滋的表情,“吃起来不错,香脆可口,快尝尝。”奶奶开心地让我看那已经炸好的翻花子,一个个色泽金黄,轻轻咬下一个,只听“咔嗤”一声脆响,酥脆香甜,满口生津。

奶奶说,这些都是她亲手炸的,根据翻花子的完整程度,分门别类的装在不同的容器中。“完整的留着年三十吃和招待客人,边角料和糯米条咱们平时自己吃。”虽然年纪大了行动迟缓,奶奶做事却依旧细致有条理。

翻是一个动词,油炸时要翻来翻去;花是一个名词,炸好的翻花子就很像一朵金黄的花,香香的、甜甜的。作为民间一道传统美食,翻花子寓意着生活像花儿一般美丽,寄托了老百姓对幸福生活的祈愿。看着奶奶满头白发下那满脸的笑容,和小屋里满满的年货,我感受到的不仅是浓浓的新年气息,更有一股家的温暖将我裹绕起来,不舍离去。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匡璇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0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0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