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七旬老人自学绘画,笔耕不辍绘画50年

聊城七旬老人自学绘画,笔耕不辍绘画50年
      在那个相机还没有普及的年代,画像是纪念已故老人的唯一方式,遗像画师曾红极一时,聊城七旬老人高峰年轻时就曾专门给人画像,一拿画笔就是50多年,画画不计其数,从赶集串巷画人像,到在胡同摆摊画国画,画作从几毛钱一幅,到现在一幅卖到成千上万元。


高峰画的公鸡栩栩如生。


书法作品。


    自学绘画,一直没放弃

    来到高峰老人的家,墙上挂着一幅幅书画作品,房间里摆满了各式画作、书籍、宣纸、毛笔等,虽然今年已经77岁,但高峰仍坚持每天作画,看上去精神矍铄。

    说起自己的绘画人生,高峰打开了话匣子。小学毕业后,高峰在安徽赶了几年马车,回到聊城后学习木匠,在聊城专区艺术学校做长期木工时,报了个国画班,业余时间开始学习绘画,当时学校成立了三个月就解散了,学了三个月绘画的高峰,已经对绘画开始着迷,从那时起,他就一直没有放弃绘画,没有老师教,就买书籍比着画,靠着勤学苦练,高峰老人的绘画手艺越来越精练。


高峰画的玻璃画。

    上世纪60年代,高峰农闲时就赶集画像,“那时没有相机,很多老人又想给孩子留个遗像,找我们画像的也不少,当时要么对着身份证画,要么对着小照片,有时还画真人,一幅画画一个小时,才几毛钱。”高峰说,那时候他挣的钱都混不上老伴吃饭。文化大革命时,兴起画毛主席像,聊城很多机关单位的毛主席画像都是高峰画的。但随着相机的普及,画像的人越来越少了。

    上世纪70年代,高峰在东关大街开了一间门市,专门卖玻璃画、度镜子,随着机器化的发展,手工度镜子和玻璃画不兴了,他开始画广告,画一张几块钱,印刷机器出来后,画广告的活也不适应时代了。这时的高峰年龄大了,开始走上街头画国画。前几年在光岳楼东北角相信不少聊城人都见过他,一边画画一边摆着卖。


高峰画的老虎作品。


高峰画的人像。


    考验耐心,一幅画画两个月

    从拿起画笔那刻起,高峰就没再放弃,一直到现在,“出门带上笔和本子,走到哪儿画到哪儿,等公交车我还拿着本子练习写篆字。”

    高峰喜欢画老虎,他画的老虎栩栩如生,曾有个青岛人来聊城古楼旅游时买了高峰一幅老虎国画作品,今年又来到聊城,为了找到高峰,他打听了三四个小时,又买了高峰一幅老虎作品,还请他吃了一顿饭。



    至今高峰还记得第一次画老虎,他说:“没有老师指点也就算了,见都没见过你画啥呀?”凭着自己的想象,他画出了第一幅老虎国画作品。但他对自己的作品却并不满意,经过多次练习,最终画出自己比较满意的一副老虎作品。如今画虎、画猫、画公鸡仍是高峰最痴迷的。

    绘画非常考验耐心,画一幅画要坐好几个小时。高峰说,他曾为画一幅画,花费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最终这幅画以一万元的价格卖了出去。


高峰在翻阅名人作品。


高峰在家练习书法。


    高峰画室里放着很多名画家的传记和作品合集,他说,年轻的时自己非常崇拜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等大画家,每天坚持绘画,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成名成家,但由于生活所迫,不得不以此维生。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邹俊美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0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0
登录 后参与评论